网络传销

News Information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编辑: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反传销寻人找人 日期:2021/6/8 12:07:06 人气:5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医美,正成为资本追逐的新风口。但聚光灯下,也不乏鱼目混珠。

一家曾被央视和广东警方列入传销“黑名单”的公司——亮碧思,如今穿上了医美的新马甲,重新亮相。

《凤凰WEEKLY财经》调查发现,在珠三角地区,一些打着“轻医美”旗号的项目,正在聚拢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这些人不仅有家庭主妇、高校毕业生、留学海归,还有一些跻身互联网公司的新贵。

他们坚信找到了一条可以在未来“躺平”的路,从此再不需给任何人打工。但现实是,多数人在交了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后,得到的只是拉下线的任务,和无法退出的尴尬。

这些人口中的轻医美项目,属于诗贝朗、百丽(简称BV)、FARNCINE(又称明昇或SG)、DC或卓越亚洲、胜利古堡等知名品牌。品牌下拥有中高端美容院、抗衰老保健品、负离子净化机、香水、香薰、面霜等一系列产品。循着多条线索溯源,发现这些品牌及产品,或多或少都与香港亮碧思公司有关联。而亮碧思早在2015年就被工商总局列入传销黑名单,在内地并不受欢迎。

交了6万港币,要拉5个下线

直到远离亮碧思圈子之后,司空才意外得到了一张详细的信息表。表中详细标记着一个人的姓名、年龄、性格、工作、薪酬、积蓄、择偶观、健康情况、家庭背景、兴趣爱好、优缺点、个人软肋以及当前需求、人生目标。此外,还详细罗列了邀约她的种种理由,如做生意、买车、买房、整容、变强大,让村里人看得起。

这个表格的作用,是为入局的“会员”设置一个人设相近的“伙伴”,让他们相信财富自由的神话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中山大学本硕连读的研究生,遇到了暨南大学毕业的成功前辈;93年出生的打工女孩,遇到92年的小夫妻开着白色的豪华轿车从门口经过。有受害者坦言,整个过程中,最让他共情的是,有人和他一样负债,但靠这门生意,事业有成。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 一位亮碧思成员在朋友圈晒团队成员喜提新房新车。

林晓最初被吸引入局,便是因为身边人光鲜亮丽的外在条件。去年10月,她在油画体验课上,看见了一个优雅而富足的女人,课后,她忍不住主动上前攀谈。女人告诉她,自己只是高中辍学,之所以事业有成,全仰仗着一位“贵人”Lucy。Lucy一身名牌,但只要出现,那些事业有成的人,总会追随她,并对她表示由衷感谢。她自称靠轻医美产业发家,并且手握多个大单子,正在寻找合作伙伴。

2020年12月,林晓正式辞去月薪过万的工作,开始做自己的生意。她并不清楚创业的具体项目,只是无条件地相信Lucy,“轻医美不是我创业的主要原因。主要是我相信我的老师Lucy。做什么都行。不管是轻医美还是别的领域,只要她在一个上升领域,我都会跟随。”

有反亮碧思的成员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Lucy2014年前原本在亮碧思。如今的传销团队里像她这样的,至少还有300人。

每一个入局者都要列出通讯录里的所有亲友的资料及详细信息。上级会劝新人和朋友们建立日常联系,并借钱。即便有钱,也要以现金流周转为由先借。这样一方面可以知道谁是真朋友,另一方面,通过借钱还钱的步骤,获取对方更深层的信任。上级隐瞒了最重要的动机,通过聊天,摸底一个人的全部情况,获取财务情况。再根据情况,判断是否值得抛出诱饵。随后,锁定新一轮目标,对症下药给出关心,诱人入局。

在团队内部,这样的新目标被称作P仔。约P仔吃饭、运动、游戏、喝茶的所有邀约,被称为ABP联谊。除了P仔之外,B是拉人者,A则是团队高层。每月几次邀约,了解P仔的全部情况后,再针对性地找A带P仔去聊。A会根据P仔经济情况的不同,收取3800、4500或6500元的考察费,由此开始“创业致富”的经历。

在这场创业致富的梦里,考察在五星级酒店进行,Francin、BV、DC或诗贝朗是供货商,组织里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经销商。在三至五天后,如果P仔愿意买下6万多港元的大单,就能成为38级,即初级区域独立经销商,享受38%折扣提取货物。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 亮碧思成员在朋友圈晒出的豪华聚会。

公开资料显示,Francin正是亮碧思在当年被央视点名后,分割出来的新品牌。

按公司规定,每个38都可以发展5个直属下线,下线可以发展5×5个分店,再发展5×5×5个分店,不断递增。推荐5人完成6万大单,成为新的38级后,原本的38级就升级为准41级。准41级连续三个月完成100万港币业绩或自己再买下价值70余万的13张单,就正式成为41级。然后是42级、43级、44级。传闻中,42级不需再工作,月薪几十万港币。不过,绝大多数人直到退出,都没见过44级。

接触圈子三个月后,冯然也交了7万元的合伙人费用。她最初从朋友那儿听到的,只有贸易、轻医美等诸如此类大而宽泛的词汇。但当上线们带她去试戴过一款94万元的卡地亚的手镯之后,她似乎看到了致富的希望。

团队中的人用PPT展示了公司的雄厚财力:总裁在香港怡安阁、帝后广场、新文华中心、新东海商业中心等地都买了房产,固定资产数十亿。如果去香港,就能看到他们在铜锣湾、旺角的公司。而合伙人们则讲述着各个版本的小人物逆袭故事,如今,他们有了房子、豪车、泳池和光明的未来。小影参加的那场考察会上,合伙人们甚至告诉她:按我们的方法做,只要你足够努力,自闭症都能成功,你们也都可以。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团队的上级会手把手教新人如何与朋友聊天,例如:要经常聊天,但不能聊产品和公司名字,最好第一个月先不聊,以防不了解生意,被朋友误会进了传销组织,影响个人信誉度;要在朋友圈高调,表现出一种富足且积极向上的生活状态,让朋友主动找自己聊天;即便有钱,也要先跟朋友说急需用钱,但不说具体情况。

对人头生意,团队有自己的解释。培训期间,上线们会拿出一天专门讲网上的负面信息。他们会说直销和传销的区别,然后强调他们是国际性直销,绝不是传销公司。但包括Francine、BV、DC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未取得香港直销行业协会牌照。同时解释,这些负面消息都是竞对的诽谤,是竞对眼红,不要看。

此外,新人不允许互加好友,私下沟通。上线们总是以保护者的姿态温和提出这一要求:“新人解答不了你的疑惑,以后还会和你抢市场。我们才是帮你的。”

也有人在拉朋友入局时表现过怀疑,但疑虑一出现,圈子中就会出现解惑的专业人士。法律专业的女生站出来说,我最懂法律,放心,不违法。同时,圈子里另外的人会来相劝,如果一门好生意,你只有6个名额,你要一起成功享福的6个人是谁?答案自然是家人和最要好的朋友。

很多新人在团队聚餐时,都曾试图向周围人询问是什么生意,却只得到了一个大概方向:奶粉或红酒,轻医美或保健品。团队将其称作“女人、老人和健康生意”,正贴合当下走俏的医美与养老概念股。再具体问,对方就说老板代理了欧洲某个具体品牌,绝不说公司或品牌的具体名字。

直至今日,林晓仍然留在团队之中,她仿佛已经完全认同了规则,只要早期投入足够多,就能拥有更多话语权和对抗风险的能力。朋友曾给林晓发去反传销的帖子。林晓的回答是,如果角色对调,她也会这样说,但不必担心,她自有判断。她告诉朋友,她一定会成功,甚至改变家族的命运。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一次美容3500元,只认来路不明的代金券

去过一次“考察”项目中的美容馆之后,司空已经发现了其中的些许端倪。

按照团队的说法,合作供销商旗下的美容院分布在香港、广东,造价上亿。美容馆主打中高端,不接待没有会员券和体验券的普通消费者。其中有雪肤仪、皮秒激光、等离子传导仪,以及来自法国、领先全球的LPG10代。在团队分享的材料中,LPG10代用于面部及全身紧致、塑身,效果比热力塑、热玛吉都要好得多。

去美容馆之前,她的朋友嘱咐她,要带上身份证。到达美容馆所在的福田华安保险总部大厦楼下后,需打电话让工作人员下来接人。进入后,还需核对身份证和体验券。司空觉得奇怪,又不是美容医院做整形,核对身份信息太过奇怪,是在害怕什么?

而接下来的体验更让她不适。雪肤仪基础补水,一次收费高达3500元,且体验感并不好。因为需要手握,又有静电,两个小时后,她的手臂从肩膀往下,全麻了,同行者说这是正常的。但司空此前在其他正规机构做雪肤仪补水,并没有这样强烈的麻感。而且她觉得没什么效果。“如果在我家附近的普通美容院,也许仪器没有他们说得这么好,但能做十几次了。”

回家后,司空在网上搜索了美容馆的名字Ed.Pinaud,不敢再相信创业的话,6500元的考察费就当成了学费,到此为止。

事实上,2020年美博会后,由LPG中国分公司全资控股的深圳键达贸易有限公司特意在知乎辟谣。

“本公司是中国国内唯一代理商。文章内容提到‘LPG,属于亮碧思传销以及明晟传销’,本公司产品只是一台美容仪器,而且只销售给高端美容院,并不是传销。产品只销售给合作高端美容院,不存在收取培训费用以及私下需要参加展会等。”

大众点评上,可以搜到Ed.Pinaud美容馆深圳福田分店的信息。在问大家一栏,置顶评论是:亮碧思传销的,大家不要去!精选评价则全五星,都是对进口仪器、无推销的称赞。

Ed.pinaud美容生活馆深圳和中山店的工作人员对《凤凰WEEKLY财经》记者表示,两店均只接受美容代金券和体验券预约,不接受现金付款。此外,门店不提供代金券售卖等服务,且不知道获取方式,“您可以找送您代金券的朋友买或打给香港总部询问。”

企查查显示,位于中山、深圳的两家美容馆均经过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正常经营。其中,深圳爱比莱美容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深圳维丽娜美容有限公司。此美容馆还与深圳巴黎心贸易有限公司有关联,两者电话相同。

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轻医美市场占整体医美市场规模的比重远高于手术类美容整形市场,近年来稳定在65%-70%左右。

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单纯依赖中高端轻医美,完全与重医美绝缘,则是有问题的。资深医美行业研究者Even表示:“高端重医美动辄十几万到几十万的手术费不是轻医美单次消费可以比拟的,这意味着高端医美机构很容易由上而下地推广轻医美。”也就是说,很多中高端轻医美项目,实际上是高端医美机构通过昂贵高品质的重医美项目获得顾客认可后,进行的延展服务。

拿到产品之后,冯然也发现了事态有些不对劲。她签单后,在招商会上拿到了一些高端货的试用装,包括精油、健肝宝和Ed.pinaud眼膜。随后,她发现,精油、口服液和眼膜都过期了。她去找“贵人”理论,对方告诉她,过期几天没事,可以喝的。李晟发现精油瓶掉色时,也找过他的“贵人”,对方怪他格局不够大,传播产品负面信息。

有反亮碧思联盟成员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价值上万的Ed.pinaud手表会掉漆,其他一些保健产品,条形码是喷漆的,用毛巾轻轻一擦就擦掉了。“十年前,我曾经上过传销组织的当,如今几次搬家,都带着几十箱精油,摆满一整个墙面。用不掉,危险性又高。一点火就着,扔掉或倒进洗手间化粪池都太危险,只能带着。”

有会员拿部分产品送检,结果发现眼霜、眼膜、卸妆乳、灵芝粉等多项产品重金属超标。

在《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拿到的一份价目表上,洗面奶的价格为350元,50ml的精油售价680,护肤品起步价就要250。但“会员”从圈子内听来的说法是,香奈儿也这么贵,洗面奶都没卖到一两千,怎么能算贵呢?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六年前被点名的机构,疑似重出江湖

离开亮碧思10年之后,昔日的“准42”级“经销商”李晟,还能将一段团队内劝阻成员离开的话术倒背如流。“作为朋友,非常感谢你的关心,我会注意。但所有东西我有亲自去考察过。我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我相信可以在这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过来一起看一下,如果你说出哪里不好,到时候我就跟你走,如果好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

当年,他发现价值2万的精油瓶底掉色后,背着百万负债,解散团队,转身进入了反亮碧思传销联盟。

公开资料显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英文简称为DCHL。1998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最初直销代理法国品牌熏香精油,后陆续加入化妆品、保健品、红酒、奶粉等产品。

2015年,珠海警方破获一起亮碧思传销案,涉案千万元。同年,央视在《经济半小时》揭露了亮碧思传销真相。公安和国家工商总局先后点名曝光了亮碧思。不久后,中山市亮碧思电器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山市法兰欣商贸有限公司,商标为Francine,如今为在业状态。而至今处于存续状态的亮碧思熏香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由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

早在2016年,工商总局就已发布新型传销活动风险预警,提示众人只要具备“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这三点,就可认定为涉嫌传销。2017年8月,国家工商总局曝光了34个传销组织“黑名单”中,就包括亮碧思公司。

如今,“热玛吉”“水光针”“线雕”等一些医疗美容名词逐步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医美行业无论是市面上的美容馆、整形中心,还是资本市场,都成为热门话题。

《凤凰WEEKLY财经》调查发现,位于深圳的Ed.Pinaud美容馆,以及背后的医美概念,已经与亮碧思再一次产生密不可分的关系。不少人因此加入这个圈子之中,自付数万元签下大单,成为“会员”,但最后得到的任务只是“拉人头”。

“轻医美”是这个群体的主打关键词。曾有圈子内的“成功人士”对新会员介绍称,自己曾经利用人脉在环保领域创业成功,又跨领域到轻医美行业,如今拥有无数的优质上游资源和人脉。

我以为赶上了医美风口,结果成了传销上线

有“会员”告诉《凤凰WEEKLY财经》,香港的Ed.pinaud美容馆是Francine的总裁黄树雄开的,给会员体验。里面的LPG10代、雪肤仪等仪器,由他们的代工厂生产。未来,公司还打算做健身房,要打造成一个生态圈,把好的产品都收购下来。

公开资料显示,黄树雄名下有多家公司。其中,伟鸿基(国际)有限公司在1989年4月7日成立,2000年11月10日改名为亮碧思。近年来,警方连续打击,很多受害者发帖曝光,亮碧思负面信息不断增多。2013年以来,黄树雄又在香港连续注册了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SIBELLACHOLD-INGSLIMITED)、BV集团(BELLEVENTUREHOLD-ING(HK)LTD)等多家公司,以相同模式运营。公司多分布在香港铜锣湾及旺角附近。

不少和Francine、BV等亮碧思分支公司签订6万港币大单的“会员”也表示,单据可提货物中,就有Ed.pinaud美容生活馆的代金券。有人想出去推销美容仪器,但团队人员劝她继续接受培训。

李晟介绍,Francine、BV都相当于亮碧思开的分公司。他们和亮碧思的销售模式、产品、宣传内容如出一辙。此外,Francine公司的Inovital品牌保健品的检测报告中,送检单位也是“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在香港,传销并未被禁止,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屡次都因证据不足无法展开调查。2010年以来,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曾在Francine、BV等每家亮碧思分公司都挂出海报示警,“内地居民来港加入传销计划后回国内发展传销网络,会触犯国内相关法律”。

有时,海关会提醒提货的游客,亮碧思是传销,要小心。考察的人总是摇头否认。很多签单的人只知道Francine或BV,根本不知亮碧思与它们的关联。

也有人在香港考察后,直接带朋友去了反传销办。民警拿出文件告知,这就是传销。考察的人这才怅然若失,相信不是发财机会。

上当后想要离开,半夜被人堵门

很多人最后成功出逃,靠的是内心深处的善意。

冯然没赚到钱,始终不愿听团队劝说,谎称赚钱,拉朋友入伙。上线催得越来越急,她觉得烦,请了病假。冷静下来,她想起网上种种传销言论、自己并不真实的朋友圈,以及团队让她夸大股东等许多谎言。冯然下定决心退出。

另一位想要退出的会员小影则担心东西太贵,朋友卖不出去,结果用话术劝朋友的过程中,她率先崩溃,忍不住全盘托出。学金融的朋友很快抓住了问题关键:商品没有中文标签,是走私的;产品比奢侈品贵且没知名度,如何流通;投入6万,一分收益都没有,为什么不等有回报再追加投资?

上线得知小影决定退出的消息后,半夜一点半带人来到她家楼下,要她开门。随后,他们声泪俱下地哭诉了两个小时,劝她坚持,小影没有松口。这之后,小影再也没有见过团队里的人,他们拉黑了小影,拒不还钱。

退出很难,但是想要拿回投入的钱则更难。冯然没和上线撕破脸,她以缺钱为由,把交出的6500元考察费要回了1500元。而小影则没有拿回一点损失。

冯然去年8月报案后,警方建议她去工商投诉,工商无法处理又会返回给派出所。立案已是今年三月。而且,亮碧思及其分公司均在香港,实际报案时,很多人因为遭受打击太大,不愿再站出来回忆这段过往。

按照法律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刑事立案追诉标准是: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小影曾在离开后,偷偷去过几次团队聚会,给新人塞小纸条,上面写着自己的微信小号。李晟、冯然等则联系受害者报案维权。

冯然报案时,她的上线来过,态度友好,表示是生意没谈妥,半个月内立刻还款。但离开之后,她的微信立即被上线拉黑。李晟说,对警方的妥协,也是他们早就训练好的话术。

2018年,李晟前往佛山恒大广场见客户时,曾遇到一对男女。女人拿着LV,男人大背头,打了发膜,系着大牌皮带,一看就是他过去的打扮。

李晟看了眼男人手上的八角表,对方立刻笑了起来:算你有眼光,法国进口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受访者姓名均为化名)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