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传销

News Information

香港传销组织居然因为疫情要垮了
编辑:深圳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日期:2020/10/19 8:09:03 人气:1

刚过去的国庆假期相信大家都玩得很过瘾,各地景点也是人山人海。

大家都在国内游玩,硬生生为国家创造了4000多亿的旅游收入。

然而与内地的盛况相比,香港三天国庆小长假却意外的冷清。

而这种冷清,居然还附带了意外收获。

内地人不去香港不仅是香港旅游业寸步难行,同样被击垮的。

还有香港的传销行业。

1。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双节期间香港接待内地游客仅仅894人,与去年同时期的67万游客数据相比。

简直不是一个量级。

没有了内地客的香港,宛如陷入了经济泥潭。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香港旅游业的窘境,居然间接打击了传销行业。

并且这一次打击,简直是毁灭性的。

而这,要从一起群体感染事件说起。

7月31日,香港卫生部门公布了一个群体感染事件。

因为迷信精油消毒,位于旺角怡安阁的直销公司Star Global有37人感染新冠。

原因是该公司经常在这组织讲座培训,而且参与者都不戴口罩。

直销,讲座,迷信,这三个词一旦串在一起显得十分微妙。

根据TVB的调查,怡安阁地库的这类培训其实早已人尽皆知,周边街坊表示以前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这吸烟,并且全程不戴口罩。

而来这里参加培训的基本是内地人。

这一次之所以会闹得全港皆知,是因为这里被人涂鸦贴大字报了。

当时的情况是怡安阁的保安凌晨巡逻,发现怡安阁的玻璃和外墙被喷涂破坏。

玻璃上不仅有唾骂公司董事长杨成文的文字,还有一些墙面被写上“奠”字。

这种报复性事件加上群体感染风波,直接闹上了新闻。

但周围的居民表示,这里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砸了。

以前还有人泼红漆,写“老千”等等字样,只是没有被曝光。

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香港传销团伙洗脑窝点。

这起感染事件可以说让警方得到了挺意外的收获。

因为这个Star Global公司,其实是专门坑内地人的传销组织,而且它来头不小,是香港明晟旗下的子公司。

而明晟的母公司就是香港最大的传销组织——亮碧思集团

相信有关注反传销信息的读者,对于亮碧思是再熟悉不过。

这个长期吸血内地游客,榨取游客金钱的传销团伙,曾让无数人血本无归。

如今居然因为疫情被警方顺藤摸瓜踩住尾巴,确实有点魔幻。

2。

亮碧思为什么那么难被捣毁?因为他们真的很狡猾。

作为一家直销公司,他们没有申请到商务部的直销资格,所以在内地直销便属于违法。

但内地市场,依旧是亮碧思垂涎若渴的蛋糕。

不能合法经营,他们就采取另一种方式才能悄然渗入内地市场,这时内地游客就被盯上了。

有一些内地人的固有思维是香港的品牌都能卖个好价钱。

亮碧思就抓住了这一点。

他们通过发展经销商的方式拉拢内地人成为自己在内地的下线。

一旦决定去听课,那么就等于一脚踏入泥潭。

从培训开始,这里的一切就开始向钱看。

第一次的培训费用就已高达2000元,如果你心动了,那就要再交5000元才能拿到一个初步代理权。

可交完了这些钱,你依旧算是外人,跟亮碧思没啥关联。

想要发展下线拿提成,成为他们公司职位最低的职员,还需要再交5万元。

这样你就能拿到下线20%的提成,而这些下线需要你自己找。

发展下线越多,得到的提成越多。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人最后还拉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入伙。

可实际上代理亮碧思的产品,真的很赚钱吗?

其实亮碧思的产品价格昂贵且性价比不高,在内地根本就卖不出去。

连放在网上卖都没人买那种,很多进去的人基本都是血本无归。

但都交了钱了,总不能吃亏吧,于是这些人就想到了亲朋好友,一个拉上一个,变成了传销。

被扒了太多次后,亮碧思又以成立明晟集团,改名诗贝朗等方式换个马甲继续招摇撞骗。

可能很多人都不解,亮碧思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怎么还有人深信不疑?

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等级架构真的是太诱人了。

他们设置了爵士、伯爵、准侯、侯爵、公爵、勋爵及尊爵七个等级。

等级越高拿到的佣金越高,一切只需要拉人还有做满业绩。

很多人即使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还是本着赌徒心理想再升一个等级。

为的,就是拿到更多的钱。

而被新拉进来的人就按照传销的老套路被拉到香港集中洗脑,美名其曰“到香港听课”,“考察生意”。

而亮碧思甚至为了洗脑成功,还不惜动用美人计和色诱的方式。

一步一步地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入套。

这种天衣无缝的洗脑形式,让受害者一个个往坑里跳。

亮碧思存在几十年,受害者无法估计。

3。

老徐我随便在网上一搜,就能看到很多被亮碧思蒙骗的人。

网友 @沉淀 就是其中一个。

他是2018年4月加入亮碧思的盛朗团队的,并做了一个月的经销商。

但仅仅一个月就损失3万多块钱。

根据他的叙述,他在是深圳龙岗的普通工作者,之所以会选择加入亮碧思,是因为偶然遇到女“贵人”。

他表示贵人的朋友圈很丰富,有一种上流社会的感觉。

具体的风格,就像老徐昨天提到的那种名媛的朋友圈。

她的朋友圈经常夹杂各种励志文案,让他觉得遇到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姑娘。

因为被这种假象迷惑,当女贵人表示让他支付3200元并一起去香港听课时。

他欣然接受了。

途中女贵人给他灌输成功学,例如自己以前多辛苦,做了代理后多有成就。

强化自己在做代理之后的一系列积极变化。

让 @沉淀 对代理充满期望。

亮碧思在香港的培训除了传销惯用的各种情感式洗脑之外。

对于一切质疑公司资质的,都以“竞争对手抹黑”一句话推掉。

与此同时严格限制交际权,听课的人都只能跟团队介绍过的人交流,甚至还限制人身自由,不给发手机信息。

因为听课要几天的时间,亮碧思给 @沉淀 等一行28人租了三房一厅的房间。

10名女生一间房,其他18名男生两间房。

洗澡要从10点排队洗到凌晨2点,衣服也没得洗。

第二天是更加洗脑的一个阶段,让他们选择加入经理团队。

他跟着贵人被拉到一名叫小A的经理面前。

小A表示自己认识许多香港的大老板,也经常出席各种上流聚会,改天就可以给他介绍大老板。

这让对钱无比渴望的 @沉淀 毅然决定加入她的团队。

但一旦想要加入亮碧思,那么代理权要交5000港币。

为了吃透他,贵人居然叫他网络贷款。

付款后,贵人和小A又表示,还需要6万多港币才可以进入批发商系统。

@沉淀表示没有这么多钱,可经理就一句话:借钱

并且是亲朋好友一个一个打电话借钱,打到一些朋友都直接拉黑了。

借到6万港币之后,还没完。

小A表示需要再借2万元作为流动资金来推动生意。

来来回回之下, @沉淀 还没开始做生意就先被套走了8万元。

但这种套钱的方式,并不是一次就够。

随后 @沉淀 还需要每个月去香港学习两次,每一次都要自己掏钱。

可等拿到货开始做之后, @沉淀 才发现这就是一个无底洞。

因为亮碧思这个牌子在内地早就臭了,甚至连工商局都已经将它列为传销。

产品卖不出去,一直堆积。

他的小团队一个月才卖出去一件产品。

他当即决定:不做了。

仅仅一个月 @沉淀 损失的3万元,加之被套去的钱,加起来总共十几万。

不仅没有了积蓄,还多了一大堆欠款。

这就是实实在在吃人的亮碧思。

而这,只是千千万万受害者中的其中一个。

4。

虽然香港的这一次疫情直接冲击了传销行业,但并不代表香港传销会因此销声匿迹。

因为像亮碧思这样的大型传销组织,依旧在以新的方式套路内地人。

例如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发展网络诈骗,以投资理财的方式直接圈钱。

所以疫情虽然让一部分传销人员失业,只是抑制生长。

我们与诈骗传销的斗争是长期性的。

老徐对这个传销组织也知晓已久,我身边就有人现在还在里面呢。

而之前也有人想要拉我进去,幸亏我早就知道这是个骗局没去理会,不然估计我现在也不能平平安安坐在这里给你们写文章揭露他们。

而这些传销组织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我们自身对于金钱有一个系统的认知。

因为容易掉入传销陷阱的人,大部分都有一个共同点

——想一步登天。

比如像 @沉淀 这样的亮碧思受害者,就是希望能以香港产品捞一笔钱,以为内地的购买者都是韭菜可以随便割。

以致于自己连基本工作都没有做,拿到货才知道这个品牌已经臭到人尽皆知。

如今社会上有一股风气,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达到人生巅峰。

可一切还是需要脚踏实地。

钱是一点一点赚的,罗马也不是一日建成。

想要不被骗,首先就要让自己有这样充分的认知。

否则你踩下的可能不只是一个大坑,而是一个会吃人的大黑洞。

做人,永远不要太贪心!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