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反传销

News Information

重庆女孩被同学邀请当伴娘 结果陷入四川传销组织
编辑:深圳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日期:2016/10/6 9:38:22 人气:0

6月8日,被同学骗入内江传销组织的小王(化名)打电话告诉记者,她已经安全回到重庆老家。5月31日,小王接到大学同学周兰电话,电话里周兰自称要结婚了,请小王到内江给她做伴娘。然而,赶到内江的小王却没有见到周兰,迎接她的是自称周兰弟弟的陌生男子。随后的几天,小王都没有见到同学周兰,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拐入了传销组织。6月3日,小王趁出去透气的空隙,冲进了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保安室,最终得以逃脱。6月4日,小王的哥哥王先生连夜赶到内江,见到了失联多日的妹妹。
被骗/
谎称缺伴娘 召大学同学急赴内江
今年24岁的小王,大学毕业已经有一年多了。平日里,她与大学的一些同学时有联系,而其中,就有周兰。“我跟周兰是同班同学,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不是特别要好,但是也算还不错。”5月31日上午9点左右,周兰打电话给小王,称过两天自己要结婚了,想请小王到内江给她做伴娘。
尽管不是很要好的朋友,但考虑到大学同学的情分,小王毫不怀疑,随即就买了票,从重庆九龙坡区坐车来到内江。
来到内江后,迎接小王的,却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周兰,而是两个陌生男子,其中一个自称是周兰的弟弟。经过周兰电话证实后,小王便和这两人一同来到了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附近的一间房子里。等了几个小时,小王依旧没有等到周兰,等来的却是连续几天被带到一间大房子里和一群人听演讲。小王终于明白,自己被骗到传销组织里了。
失联/
哥哥找妹妹 同学称其在外游玩
为了防止小王逃跑和向外界求助,传销组织将其手机、手提包全部扣押。没有办法求助,也没有见到周兰,小王只好忍着,每天接受一次“洗脑式”的演讲和传销人员的不断恐吓。
另一边,小王离家之后就再无联系。起初,她的哥哥王先生还以为妹妹只是出去玩手机没电了,6月3日,依旧无法联系上,王先生终于起了疑心。“因为她走之前跟我说过,是去内江给同学做伴娘,所以我这里也留了周兰的电话。但是我打电话问周兰的时候,她告诉我,妹妹只是在内江玩了,可能手机没电了。”王先生说。
王先生并没有相信周兰的一面之词,坚持要和妹妹通电话。等到王先生再度拨打周兰电话时,却无人应答。王先生只好发短信告诉周兰,如果无法联系上妹妹,他将会报警,周兰这才让小王跟王先生通了电话。
“电话打通了,但是旁边好几个男的看着我,我不敢跟哥哥明说,就用了我们自己老家的方言。”小王回忆道。没想到,在这个危急关头,小王的灵机一动,让她得以将自己的状况传递给哥哥。
逃离/
趁放风求救 警方端掉传销窝点
确定妹妹是被骗入传销组织后,6月3日下午,王先生乘车来到内江,并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后,城南派出所的民警展开了调查,并对可疑的区域进行严密的监控。6月4日早上7点过,小王在一名男子的监视下,走出了那间困了她数天的房间。
“这是第一次被放出来透气,除了身边有一个人随时看着我,附近也有人在跟踪监视我,防止我逃跑。”在走到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保安室时,小王借口问时间,借过保安的手机,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并寻求保安的保护。见小王逃脱,一直跟着小王的男子转身便逃走了。
接到电话后,王先生和城南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至此,小王才得以真正意义上的脱身。随后,民警在沿江路附近一间房间里,抓获一名尚未逃离的传销组织人员。目前,城南派出所对传销组织其他人员的追查仍在继续。
在城南派出所门口,记者见到了小王和哥哥。王先生显得很警惕,在确认记者身份后,才终于将事件的原委说出来。“我现在看到陌生人都像是传销组织的,不能不小心,希望你们不要见怪。”王先生说。在记者的陪同下,两人坐上了回重庆的汽车。对于这次被骗入传销的经历,惊魂未定的小王告诉记者,“太吓人了!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会被大学同班同学骗进传销组织……”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