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反传销

News Information

凤见第159期:揭秘传销解救师-耿勖
编辑:深圳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日期:2019/3/2 11:54:43 人气:5

非法传销活动在我国猖獗多年,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和反思传销的危害。传销解救师在国内还是一个神秘的职业,目前依然活跃的从业者仅有四十多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曾参与传销活动,幡然醒悟后逐步加入反传销事业。传销解救师通常利用自己对传销组织内部运作的了解,对受害者进行劝说和“反洗脑”工作。此外,他们还会帮助家属寻找并营救深陷传销组织的受害者。这一次,我们来随着两位传销解救师来到九江市,踏上一条营救之路。

本期封面

“我以前在深圳是一名广告行业的美工,直到几年前我的家人深陷传销组织,费劲周折把亲人救出来之后,我便注意到这个行业。后来我渐渐的利用兼职时间来当传销解救师,再后来我就成为了全职的传销解救师。”70后的深圳人耿勖,是一名职业传销解救师,大概一周之前,他接到了来自云南曲靖的男孩宁正(化名图左)的求助,宁正的妹妹宁乐(化名),在大年初一那天,在位于江苏的实习企业失联。

“像这种情况基本确定是被传销人员骗走了,我们见到家属之后,会先进行详细的沟通,再制定计划。”在求助耿勖之前,宁乐的两位实习老师和宁正已经在九江寻找了好几天,并通过报警得到了宁乐拨通最后一个电话时所在的地址:九江火车站附近的一个老旧住宅小区内。

“传销人员一般都是以网恋、网友见面的方式来诱惑年轻人来异地见面,然后被带到窝点里。一般来说,为了不让亲人寻找,传销人员每隔几天会让受害者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电话的说辞都是在传销人员的看管下进行的。大概内容就是,不要来找我,我很好,过几天就回家等等。”在几天前,宁正就接到了妹妹所谓“报平安”的电话,然后妹妹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传销人员一般都是挑选自己的老乡下手,一般都骗家人在另外一个城市。宁乐当时就告诉家人自己在福州找工作,而不是九江。在传销窝点里的前两周,一般是洗脑期,其间年轻人很容易就被洗脑,然后在窝点里过上所谓的集体生活,然后再问家人朋友要钱交给自己的上线。”耿勖向我们出示了一本,传销人员的笔记,里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些励志文字,这实际都是上线用来控制新人的罚抄手段。

“目前我们面对这个团伙人数很多,在同一个小区有很多窝点,所以我必须要呼叫支援了。而且,我们可以推断两位老师在这几天的寻人中,可能已经暴露,传销人员已经知道有人在寻找宁乐。”为了保证营救行动的顺利,来自山东的姜春辉(右二)加入了这个寻人团队。

“我和耿勖不同,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参与了传销组织,而且还做到了一定级别的管理层,所以对于这些组织的手法和方式我再熟悉不过了。最开始,干我们这行,大家都是公益志愿者,但后来由于在全国各地出差开销太大,我们也承担不起。把反传销、救人当职业的收入和在外面打工差不多,求助者给我们的报酬也不算太高,有时候有些困难的家庭我们都不收任务费用。”姜春辉坦言,把反传销当职业,并不是为了挣钱,更多的是出于对自己当年行为一种救赎。

“一般报警后,警察会帮助求助者定位一个大概的位置。但由于搜索范围太大,警方排查的话警力远远不够,并且在捣毁窝点之后,大多数受害者都被洗脑成功,警方也无法取证,所以就催生了我们这个职业。”当天下午,姜春辉和耿勖以及宁乐的两位老师,开车在警方定位的小区内蹲点。

“现在传销组织的反侦查手段越来越厉害了,在有窝点的小区里,他们都安排了放哨的人员。前几天,我们的车就无缘无故被人堵了,还有几个小年青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一但被我们发现窝点,他们就会立即转移到其它地方。”为了不暴露车辆,姜春辉和耿勖一般都会步行排查窝点。

“现在的传销,分了南派和北派,南派就是忽悠你买产品,投资项目,不对你进行人生控制,遇上这种的我们就用自己的经验去劝说和反洗脑。但这一次,我们遇到的是很厉害的北派传销,他们会用暴力控制受害者的人生自由,每一个窝点都配备了一名打手。”姜春辉告诉我们,一般在门口和阳台上晒的衣服数量,明显超过合理居住人数的房间尤为可疑。

“遇到可疑的房间,我们会站在门口听一听,白天一般他们都会对受害者进行上课洗脑,所以会有讲课的声音。其次就是观察,这户房屋的人员是不是会大量的购买大米、白菜等食品。”耿勖正站在一间可疑房屋外听是否有传销人员的讲课声音。

“我们基本可以锁定这个小区内的其中某一层里有窝点,擒贼先擒王,晚上10点之后传销组织的头目才会回到窝点,白天他们会在不同的窝点之间巡查。所以我们打算在晚上10点之后报警,请求警方和我们一起去端窝点。”晚饭之后,耿勖早早的上床休息了,他告诉我们今晚可能会折腾到后半夜要保存体力。

“你们也是来找孩子的吗?我们老俩口也是从云南曲靖来的,我儿子才刚考上一本大学读大一,一月份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家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最后警察告诉我们,他的手机最后定位也是在这个小区,你们能不能帮着我们一起找找孩子啊。”就在准备进入小区的时候,耿勖的团队遇到了,同样从云南来九江寻找儿子的秦师傅(化名 右二)和老伴(右一)。

“我们年纪大了,平时都是在乡下种田的农民,所以不会用网络,不会用手机,只能天天到处去打听,去问。我们都来九江半个多月了,什么消息都没有。”秦师傅对我们说的同时,姜春辉已经确认了目标房屋里正开着灯。

“你哪里的,来这干嘛,是不是从云南来的?是不是盯梢的,快把手机给我关机。”就在准备拨打110的时候,姜春辉发现又有一个年轻人一直尾随整个团队。他立即果断的把他拉了过来询问。果然这个年轻人就是传销组织派来监视的眼线。

“这些人能放出来盯梢,都是已经被成功洗脑的忠实人员,所以无论你怎么问,他们都不会说的。这证明,我们可能已经暴露了。”耿勖一边对我们说,一边迅速到隔壁面馆检查,还有没有另外的盯梢人员,防止打草惊蛇。

“这一层有三户居民,我们已经连续敲了两家都不是传销窝点,你们会不会记错了?”在110民警赶到现场之后,民警把之前盯梢的小年轻带到耿勖和姜春辉锁定的单元和楼层,希望他指出窝点的房间。但这名传销人员,竟然在民警面前,连续两次误导大家,故意去敲错误的房间。幸好在大家的坚持下,民警敲开了最后一间房间,果然是传销窝点。

“一般两间房屋,他们会居住十几个人,男多女少。所有人都打地铺。每天都在给你洗脑上课。被传销危害的年轻人一般都在17-20岁之间。他们就是利用这些孩子们急于赚钱,想出人头地的心理。”姜春辉告诉我们,被传销危害的年轻人里,大部分家境都不好,受教育程度不高,想改变现状是他们强烈愿望。

“一般以为来见网友的年轻人,一下火车就会被带到这里,身份证、手机、行李全部会被扣下来,如果有反抗还会被暴力对待。”姜春辉说。在传销窝点的客厅里,堆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行李。

“传销组织对新人的洗脑大多以强制和重复的形式,不停的给你灌输他们所谓的成功学。一般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后,一些新人很容就被洗脑,然后去问家人、问朋友要钱,再一个骗一个。”窝点的墙壁上,贴满了女孩子们写的一些所谓的“人生鸡汤。”

“他们每个人每天的伙食都被严格控制成本,最低可以低到2元钱左右,基本每天都是白菜、土豆、萝卜。在准军事化的标准下,看上去井井有条,但这时人就会出现从众心理,这就是被洗脑的开始。”姜春辉说。

“我们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发现宁乐和秦师傅的儿子,看来他们已经被转移了。”当没有发现寻找的目标后,姜春辉开始对这些年轻人进行劝说,并对其中的头目进行反洗脑,希望可以获得宁乐和秦师傅儿子的线索。

“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愿意回家,如果有请举手。我们警方和政府会保证你们的安全,给你们买票回家并联系你们的父母。你看看你们,现在穷得连袜子都没穿,都不愿意回家吗?”出警的民警一再询问有没有人愿意回家,但此时并没有一个人举手。

“真的太感谢你们能来了,如果不是你们,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逃出去。”就在民警准备押解窝点里的人群时,有一个小伙子举手表示愿意回家。最重要的是,在他看过了宁乐的照片之后,他告诉民警他认识宁乐,并且知道她在哪个窝点。

“我叫杨暮(化名),我也来自云南曲靖,一周之前,我来九江也是来和我网恋的女友见面的。但住下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不对劲,每次想跑的时候,都被他们抓了回来。而且你们进来之前,还威胁我不准走,不准说出窝点地址,不然就找我父母的麻烦。”此时已经是凌成两点,在杨暮带领下,民警和姜春辉一行人,来到了九江开发区附近的一个小区进行搜查。

“看来这个组织很老道,他们转移了好几次,窝点也很多,这次的营救比我们以往的难度都大许多。”不幸的是,在杨暮指认的小区里,仍然没有宁乐和秦师傅儿子的身影。在民警的建议下,大家决定今晚先回去休息,杨暮答应白天再带大家去指认更多的窝点。

“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今天就是元宵了,都说元宵节都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两个孩子现在都没下落,我们这几个云南老乡都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这个节我们哪里心情过啊。”连续两次行动都没有找到儿子后,秦师傅失望的走在回酒店的路上。

第二天一大早,只睡了四个小时的姜春辉和耿勖早早的起床,准备去派出所接杨暮。这时宁乐的哥哥打来了电话:“昨天晚上,三点左右,就在我们回去之后,宁乐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放出来了,在九江火车站。”耿勖告诉我们,一般来说,传销组织在知道传销解救师、警方、家人三方都出动的情况下,为了息事宁人都会偷偷的放人。

“我们昨天一接到宁乐就立即赶到了南昌昌北机场、买了最近一班的机票飞到昆明。因为,曾经出现过,被释放的受害者在机场、火车站又被劫回去的案例,所以我们为了安全就没有通知其它人。他们一家人也可以在元宵节团聚了。”宁乐的实习老师(图右),全程护送她回到曲靖的家中。

而姜春辉和耿勖选择继续留在九江帮助秦师傅寻找儿子,就元宵节的第二天,在蹲点守候时,耿勖发现了传销组织正在转移人员,而其中就有秦师傅的儿子。传销解救师直接在街头找到了他,秦师傅一家三口也在九江团圆相认。杨暮也在元宵节当天下午四点,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我们的下一站是宜春、然后是山东,还有广西,只要传销还有,我们就永远在路上。”耿勖说,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传销的危害,多少家庭被其摧毁,所以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远离传销,让我们有改行或是失业的那一天。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