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传销

News Information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编辑: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反传销寻人找人 日期:2021/5/6 10:26:01 人气:2

采写/ 张吉

编辑/ 石爱华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采购员的工作环境宽敞明亮,他们很难把自己的工作与传销联系在一起

在2020年11 月因涉嫌传销被查处前,深圳永利远集团向员工展现出来的,是雄厚的实力。


官方宣传里,成立于2019的永利远集团拥有多家分公司,主营直播销售化妆品;公司自称投拍电影、有明星代言、与阿里巴巴合作、甚至准备上市……


来这里上班的采购员,只需在指定网站上垫资去采购化妆品,一周内就能拿回货款和每单700元的佣金,投入越多回报越多。为此,员工不惜去发展外援、贷款、透支信用卡。


直到公司无法兑付货款和佣金,员工们才发现这是一家包装出来的“空壳公司”。去年底,永利远集团因涉嫌传销被调查,28名高管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正如电影《楚门的世界》里,男主角生活在一个影棚布景的虚拟的世界,在永利远集团,采购员每天购买的产品、物流信息也疑似是伪造出来的“道具”,只为套取员工的现金。


至今,事情曝光已有半年,拿不回货款的采购员面临着数十万甚至上百万难以偿还的贷款。采访中,很多员工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对公司的真实情况并不知情,他们也正在搜集公司诈骗的证据,以便维权。


对于永利远集团及相关责任人的调查情况,深圳南山区经侦表示目前不便透露。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公司提供的购物网站上,13180元一套的护肤品在其他购物平台却搜索不到

“购物”即挣钱

去年,受疫情影响,货车租赁经营不佳,跑车司机骆新明失去了工作。


2020年中旬,一位在深圳上班的老乡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到我们公司做采购员吧,底薪5000,有五险一金和节假日,每天给公司买东西就行了。”


“还有那么轻松的工作?”骆新明最初不太相信。


老乡就职的公司名为“傲视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岗位是采购专员。据老乡介绍,这家公司属于深圳的永利远集团,在深圳就有三十余家分公司,在东莞、安徽、武汉、河南、苏州、兰州等地设分公司及办事处数十家,主要业务是网络直播带货,在杭州福田,还有专门的直播基地和团队。


除此之外,永利远集团还打造了一个名为“无糖姑娘”的共享衣橱品牌,“共享衣橱刚刚起步,未来一定会像共享单车一样好。”老乡说完,带骆新明到深圳南油参观了“无糖姑娘”的实体店,这次参观让骆新明产生了投奔老乡的念头,他记得,那家实体店铺以墨绿色为主基调,“看起来很高大上”。


老乡告诉他,采购员的工作是通过公司指定的网络平台,购买一款叫“肖邦海界”的化妆品,一套13180元,包括水、乳、霜和洗面奶。采购员的购买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公司出资,采购员下一单就有100元佣金。另一种是采购员自己出资下单,一单700元佣金。下单货品统一填写总公司地址。一周后,公司会返还员工垫付的货款,并发放佣金。


“下单就可以挣钱,没有任何风险,集团运作一年多了,一切顺畅”,老乡的说辞令待业许久的骆新明心动不已。


2020年7月31日,骆新明加入了老乡的公司,成为一名试用工。大专毕业的骆新明没想到,面试聊聊天就结束了,他发现,来这里求职的,不少都和他一样也是待业人员,急需一份工作。


原本,骆新明只想通过公司出资的方式采购,“佣金虽然少,但风险也小”。但公司内部人士告诉他,这种方式只有公司老总的熟人才能做。无奈,他只能用自己的钱下单,每下一单,账户上就少掉一万多元,骆新明觉得“有点紧张”。


叶梅是另一家分公司的采购员,比骆新明入行早几个月。公司在面试时告诉她,为确保采购员垫付货款的安全,公司会与采购员签订采购合同,约定采购物品种类、金额、物流时间等。叶梅觉得,员工出差垫付车费、住宿费很正常,垫资帮公司买东西也可以理解。她看到公司经营证件齐全,还有合同保证安全,因此认定公司是可靠的。面试当天,她就签订了《深圳市劳动合同》、《肖邦海界臻选化妆品回购合同》,次日上班。


入职第一天,部门组长就教她如何下单,叶梅没有立马采购。组长告诉她,新员工有两个月试用期,首月采购数量达到20单,两个月累计采购达到50单才能转正,否则无法享受正式员工的基本工资待遇。


犹豫之际,叶梅在公司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分享了收到货款和佣金的消息,也有人分享当日下单情况。于是她放下戒心,按公司要求在指定网站上采购,并在群里分享了订单情况。


一周后,她在公司内部提供的物流清单里看到自己采购的货品,并于当天下午收到了垫付货款和相应佣金。之后公司把一份盖章的劳动合同给到她手里,“感觉一切都挺稳的”。


这种“稳定感”还来自于公司井井有条的办公节奏。


叶梅介绍,每天早上,部门都会开会通报前一天的下单情况。会议期间,偶尔会有物流打来电话,通知领导货已经送到楼下。领导会安排不同部门轮流下楼收货,并协助搬运到仓库,至于货物最终去向,大家并不关心。白天,大家在工位上使用公司配置的新电脑下单;饭点,大家到员工食堂吃饭,偶尔还可以喝下午茶。叶梅眼里,公司的一切都井然有序。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各个分公司招聘采购专员的招聘信息中没提及学历和专业要求,人脉丰富优先

发展外援,采购数量“上不封顶”


多位采购员证实,进入永利远集团旗下的公司做采购员,有业绩要求。代购合同中明确标出:“代购数量有最低要求,但无封顶限制。”


合同显示,试用期间的“最低要求”是每月20单,需要两个月累计达50单或三个月累计达70单才能转正。这意味着,采购员每星期至少花费约16万元去采购产品。正式员工的最低要求则是每个月50单。


团队经理的业绩要求更高,据内部员工介绍,团队经理在试用期需每月完成35单,连续两个月方可转正,经理的佣金每单比普通员工高100元。团队经理转正后,每个月的业绩标准提升为100单。


在公司工作近1年,叶梅亲眼看到了公司的“成长”。只要分公司发展得差不多,集团老板便会督促经理“另立门户”,再成立分公司。


公司群里也经常发来“好消息”,有时是知名歌手给公司送祝福的视频,有时是影星给公司代言的新闻。一位经理曾在群里说,公司投资了一个名叫《台风行动》的电影,主演是古天乐、彭于晏、任达华,有人回应“想要签名”。有员工提到,最能显示集团实力的,是集团对内发布通告称,将与阿里巴巴合作,甚至准备上市。


随着公司越做越大,叶梅说,经理们会以“公司扩张快”、“提高员工水平”、“公司要上市”等理由,不断提高采购员的下单数量。据老员工反映,最早,公司试用期的业绩只要5单,现在是20单。正式员工采购标准从最早的每月20单,提高到70单、甚至100单。


据内部员工介绍,若试用期员工下单未达标,即视为兼职。兼职员工又称“外援”,无底薪,无福利,只能通过正式员工下单,外援的工资通过正式员工下发,佣金从300-700元不等,由正式员工自己决定。


由于大多数正式员工都没有足够本金去承担一万多元一单的货款,几乎所有采购员都不得不去发展外援,这也是公司鼓励的。


江风君是一名入职较晚的采购员,她最初下单“很保守”,一天最多下10单。后来,为了完成业绩,她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借钱。江风君说,大约有一半员工发展外援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另一半人发展外援,则是为了赚取佣金的差价。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骆新明办了十几张信用卡,分期后,一个月要还15万余元

贷款下单


公司不断提高业绩,员工不仅发展外援下单,还四处借钱下单。


一位采购员透露,部门经理常常鼓励员工使用信用卡下单,在公司,常有办信用卡的人来“吆喝”,很多人都办了信用卡,还不止一张。


骆新明进入公司时,采购试用期的最低标准已经涨到了每月100单。因为手头资金紧张,他刷爆了6张信用卡,每张卡的额度从1万到6万元不等。后来,他又陆续办了5张,额度最高的一张有12万元。最后,11张信用卡的信用额度全部透支。


骆新明说,公司的各种政策,总能刺激采购员不断下单。


去年8月,“为迎接中秋国庆备战双十一”,永利远集团发布《集团8.28-10.8期间任务奖励方案》,小组团队表现突出的部门前三名奖励3台奔驰e级车;集团前三百名每人奖励一部苹果手机;前五百名员工的奖金每套翻倍。


看到有人完成业绩,在群里炫耀奔驰,员工们都跃跃欲试,继续寻找外援,四处借钱,加大下单量。


甚至一些外援也在刺激之下,贷款下了单。


王珍是一名“外援”,她在正式员工张明霞的推荐下开始投钱下单。


王珍本是一家养生馆的老板,张明霞是她的顾客。闲聊时,张明霞透露自己是永利远集团的采购员,基本工资5000,有五险一金,采买化妆品即可月入上万。张明霞告诉王珍,她是公司的得力员工,不仅业绩好,和老板的关系也好到天天见面喝茶,其他员工的佣金是700元一单,她是900元一单。


王珍说,张明霞隔三岔五就会在养生馆说起自己的收入,有时候一周就赚4000多。张明霞还提到,公司正在发展业务,大家有闲钱可以找她做兼职。她愿意通过平台帮大家下单,获得佣金后分给大家。


张明霞还曾带着养生馆的朋友到公司参观,王珍说,看到整齐划一的工位、西装革履的接待时大家都很兴奋。之后,她们还去共享衣橱的实体店参观,当天,养生馆的一位朋友就通过张明霞下了几单,一周后,收到了回款。


将近50岁的王珍不懂平台下单的操作,但看到张明霞和朋友都挣到钱,又觉得张明霞是个仗义、靠谱、头脑灵活的人,便将疑惑抛到脑后,于2020年2月开始下单。不久她也收到回款,看着每单500元的佣金,她心里窃喜,觉得自己收了熟人的“肥水”。


挣到钱后,王珍加大下单力度,在张明霞的指挥下,她前后办理8张信用卡,还开通微粒贷,借钱下单。她从最初每天下2单,渐渐变成每天下10多单。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永利远集团及分公司因涉嫌传销被查封

无法提取的佣金和货款


轻松挣钱的日子并不长久,2020年下半年开始,集团的资金开始出现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永利远集团将近3000余员工,大部分为采购员,每人每月下数十单,每月流水达上百亿。为避免大量现金短期内流进流出,公司鼓励员工每周只支取佣金,本金则继续下单——这种方式又称“转单”。


2020年年中,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开展大额现金管理试点的通知》,深圳市被列入开展大额现金管理试点城市。集团发布通告称,在政策的影响下,员工兑付可能会受影响,并鼓励员工跳过平台,直接把货款打到指定私人账户。记者查询该通知后了解到,只要客户依规履行登记义务,大额现金存取并不受到限制,但很多员工对此并不了解。


2020年9月18日,骆新明发现应该到账的佣金没有打入银行卡。当天,集团发出通告称,“过节期间金融监管比较严,对公账户不能对私转账,并且每天回货订单太多,金额庞大,导致超限”。通告里提到,不能兑付的佣金,第二天恢复限额后会及时兑付。


第二天凌晨,包括骆新明在内,很多员工收到了前一天的佣金。一位员工说,虽然佣金延迟了一天,但他相信公司所说,只是银行限额导致的。


情况并没有好转,之后,永利远旗下各公司陆续出现了延迟兑现的情况,员工应得的本金和佣金不断转单,无法取出。9月底,骆新明和同事怀疑永利远集团的资质存在问题,到公安局报警。骆新明记得,深圳南山区经侦部门和公安局回复说,永利远集团为正常经营,不用担心。大家听说公司没问题,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公司延迟兑现的情况下,采购员下单也不积极了。这种情况下集团发出通告,催促员工下单,称国庆双节是网络采购的高峰期,货物供应不能减少,如有减少的,扣奖金。


此时,叶梅已经掏空了所有积蓄,没有能力再去下单,于是产生了离职的念头。当她提及要终止劳动合同时,部门经理在会上宣布,由于月底和国庆节临近,公司近期不能正常兑付,如要辞职,公司会通过法务部兑还本金。听说法务部的流程漫长,叶梅没能及时离职,无奈只能继续按要求下单,“现在想来,十分后悔”。


此后公司兑现都不太及时,2020年9月29日,公司再次以“多人过分兑付导致银行限额”为由,完全停止兑付。骆新明曾到总公司质问相关情况,工作人员只给了他1万元,安抚情绪。


10月16日,集团通报称,由于公司失误,导致单位和上游公司的订单数量存在7000套出入。公司要员工继续下单,补齐7000单差额才能分两批兑付总计4亿元的货款。


叶梅说,她所在的分公司被要求补齐其中300单,只有补齐订单才能正常兑付佣金。公司还通知说,优先加单的同事具有优先兑付的资格,如果不加单,采购员的佣金会延期兑付或不兑付。在这样的压力下,叶梅只能向朋友借钱加单。


到了11月,货款和佣金仍未能兑现。永利远集团董事长告诉员工,这次不能兑现货款的原因是:“由于11月采购任务有可能完不成,按照与上游签订的合同,只能在12月兑付,希望员工耐心等待。”

他透支11张信用卡去争取的,是一份“传销”工作

警方通报

传销还是诈骗


员工们并没等到好消息。


2020年11月19日,还在等待上游公司结款的员工发现,一家分公司的部门经理失联了。公司房东上门催缴房租时大家才发现,公司已经拖欠房租和物业费许久。


员工报警后得知,包括这名失联的经理在内,28名永利远集团骨干成员,已于11月1 2日被警方刑事拘留。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对外发布通报称,经前期立案侦查,永利远集团涉嫌组织传销,详细情况正仍在调查中。


消息一传出,永利远集团各工作群瞬间炸了,叶梅也傻了眼,从去年10月初到11月,叶梅一直没有提现,截至11月6日,她一共垫付254单货款,共两百多万。


公司被查时,骆新明还没有转正,不仅一分钱的基本工资没有拿到,还搭进去46万的货款,这46万全是借款和贷款。至今,他仍旧吃不好睡不下,不敢把事情告诉家人,“怕一说家就散了。”


自始至终,江风君从来没有发现不对劲,直到公司高层被抓,她才恍然大悟,近百万的货款“打了水漂”。


东窗事发后,员工们觉得自己被骗,开始寻找公司“诈骗”的证据。他们发现,公司与阿里巴巴签署的合同是假的,投资的电影也不存在,共享衣橱的实体店除南油一家再无其他,在各大购物平台也搜索不到永利远集团直播带货的痕迹。


江风君记得,刚进公司时她曾询问经理,下单的商品如何查询物流信息。经理解释,内部物流与供应商那边签了合同,物流信息直走内部消息,员工看不到。由于公司经营证件齐全,江风君也没再追问,现在想来,一切早有端倪。


大部分员工认为,公司的行为属于诈骗而非传销。


北京市京翰(长春)律师事务所张维平律师指出,这个案件如果被定为组织传销罪,没收参与者投入的所有资金,不予返还;如果被定为诈骗罪,则可依据具体情况返给受害人。


永利远集团被曝存在组织传销的嫌疑后,曾称自己是“得力员工”的张明霞随即解散了60余人兼职群,将好友一一拉黑。外援王珍不停地给张明霞打电话,希望讨个说法,可对方一直占线。王珍从未与公司其他人接触过,79余万货款和140万佣金,不知道还能找谁要。


群里的60多个人,情况都和王珍相似。其中,叶艺明认识张明霞近3年,前后共投入120余万元。


后来大家才知道,张明霞早在2020年8月就从公司离职撤单,却没有告知任何外援,也没有把大家的钱撤出。叶艺明后来猜测,可能是张明霞与公司老总走得近,有内部消息。叶艺明、王珍等人在当地公安局、检察院等地来回奔走,举报张明霞个人诈骗,得到的回应是“不能告个人诈骗,只能告公司。


采购员和外援们的生活也随着永利远集团被查处而受到了重创。


再次失业后,骆新明又干回了老本行,跑车,早上6点出门,晚上9点回家,每个月5000元。银行每天电话催他还款,但5000元只够一家人的生活开销,根本还不起贷款,他只能任由贷款逾期。


因贷款下单,王珍现在每个月有上万元的贷款要还,去年,她经营的养生馆因生意不好被迫关门,她到外地打工的钱也不够偿还贷款,只能用一张信用卡的钱还另一张的贷,拆东补西地凑合过日子。


像王珍、骆新明一样受到打击的家庭还有很多,一位采购员告诉记者,为了完成工作业绩,她曾向亲妹妹借款50万元去下单,出事后,她和妹妹反目成仇,如今,姐妹俩连话都不说了。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叶梅、江风君、王珍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青深一度】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