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News Information

解救者陈鑫:我是传销团伙的眼中钉
编辑:深圳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日期:2020/5/22 21:11:56 人气:3

他曾深陷于传销的漩涡之中,卖了房子,背了数十万债务,终于荣升传销组织“老总”之际,他在真相面前幡然醒悟,调转枪头,义无反顾地成了一名传销解救者。7年时间,他和传销组织的南派和北派死磕,救下了500名受害者。他说,我去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

破门而入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时,陈鑫伸手将电梯拦了下来,他说了一句“不好意思”,顺势钻了进去。看到10楼的按键亮着,他随手按了12。电梯里有两女一男,原本在说笑,见了陌生人,便沉默下来。陈鑫站在角落里,偷偷打量其中一个女生,20岁出头,个子不高,从侧脸看,与委托人提供的照片一致。

10楼到了,三人鱼贯而出。其中的男子还回头看了陈鑫一眼,陈鑫很自然地朝他笑笑,关上了电梯门。

这是一栋两梯六户的公寓楼,从三人出门左拐的方向判断,他们去的房间,不是1003,就是1004。他跑下楼,向出租司机借了手机后,再次返回10楼,在房门外,拨通了女生的电话。很快1004房间内响起了手机铃声,电话接通了,听筒和房间内,同时传来女生“喂喂喂”的声音。

人找到了。陈鑫松了一口气。

接下去的事,就变得简单多了。他将传销窝点的信息共享给当地的警方和打传办,对方带着开锁匠破门而入,将这个打着“国家项目”旗号的传销窝点成功端掉。

亲属将女生强行带上了车,陈鑫紧随其后,坐进了副驾驶。女生警惕地问:“他是谁?”

陈鑫扭过头:“投资69800,返还19000,两到三年回报1040万,投资21份就是高起点,发展29个人上总,上总后六位数保工资,你还没有上总吧,想不想知道,上总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北部湾广场上那些建筑雕塑,新华书店公开销售的那几本书,关于连锁经营的那个视频,你应该都知道吧?你现在从事的行业,漏洞都在什么地方?趁着回家路上,我给你讲一下我曾经做1040的故事.......”

后排的女生愣住了。

三个月前,这个名叫安安的成都女生,跟朋友一块儿,去广西北海旅游。不久之后,她跟家里人说,要和朋友一起办一个培训机构,需要几万块钱投资入股。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儿,父母二话没说,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了出来,给女儿汇了过去。

有一次,母亲询问女儿工作地址以及培训机构情况,女儿表现得很不耐烦,支支吾吾。母亲起了疑心,要求女儿拍个培训机构的视频,但女儿只给她一张街景,说自己和朋友在广州,生意很好,“马上要赚大钱。”

父亲不以为然,母亲留了个心眼,赶紧去刷女儿的朋友圈,在最近的动态中,发现女儿去过一家路边店,店铺的招牌上面写了位置,是广西北海。那是中国南方,传销最猖獗的地方。

1040阳光工程

201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陈鑫,成功拿到一家大公司的工作岗位。上班前,同村的发小阿纲约他去广西旅游,毫无防备的陈鑫,不知不觉中踏入了为他量身打造的骗局之中。

阿纲给他报了北部湾的“一日游”,在车上,导游绘声绘色地为这些“游客们”讲述着北部湾的投资前景和发展规划。结束一天行程时,导游免费送给每个人一张免费听课的入场券。陈鑫来广西是游玩的,对听课不感兴趣,但同行的阿纲却执意要去,陈鑫只好跟着去听。

那是陈鑫第一次接触“1040阳光工程”,入局的人需要交69800元,运作方通过投资北部湾的几个“国家项目”,将获得巨额回报,每个人最终能分到1040万元。陈鑫听得一头雾水,主讲人说,有疑问的,可以去书店,买一本名叫《北部湾集结号》的书,关于北部湾的发展潜力,“写的比说的更清楚。”

后来陈鑫总结那本书,充斥了“鸡汤文外衣包装下的传销话术”,他在小旅馆如饥似渴地看,看得心潮澎湃,第二天就交上几千元钱“占位”,生怕让其他“投资人”抢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没钱,得说服父亲,一位项目的老总,亲自帮他发了邀请函,请他的父亲到北海考察。这位老总开着宝马车,带着父子俩在北海逛了七天,好吃好喝招待着,一面颇为自豪地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创业史,每次聊天,老总的手机上,总是会时不时地收到银行的转账信息,“他说你们想不想看看我一个月赚多少?我跟我爸一看,几十万啊,一个月时间。”

老总才知道真相

陈鑫如愿当上老总,足足花了三年时间。这意味着,他成功发展到了29个下线,为组织创造了两百多万的收入。在这期间,他、父亲、母亲,还有姐姐,一家四口,都被吸纳进了这个项目,每人69800元,一共28万。为了凑这些钱,他们不仅取出了所有的积蓄,变卖了老家的房子,还背上了20多万的债务。

但几人还是一往无前,区区几十万债务,等当上老总之后,半个月的收入足够还清。

传销组织有一句话,一个级别知道一个级别的事儿,当他荣升老总的那一天,就是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

在那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圆桌前,陈鑫的上线们为他庆功,并送了他一个礼物:1040的真相。

一切都是假的。

哪有什么赚钱的项目,老总们的钱不过是下线们的入会费,豪车名表,要么租的,要么就是贷款买的,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制造假象,诱骗新人入伙。让陈鑫震惊的是,这些做到老总的人,每一个都是曾经被骗的人,他们明知这是一场骗局,却还是继续骗下去,“你们没有一点人性吗?”

其中一个老总跟他说,你可以考虑退出,但被你骗的那些朋友怎么办?与其被他们打死,不如帮他们升上老总,再找机会分下线的入会费。

陈鑫感觉喘不过气来,他跳起来,当着所有人的冷眼,连砸七个盘子,把在场所有人都大骂一通,摔门而去。后来他清醒过来,想起那一幕,“他们像是在看个笑话,眼里没有一丝同情。”

陈鑫被父亲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他鼻青脸肿地仰天躺在地上,盯着小旅馆的天花板,心里想,全完了。他的母亲坐在门口,一边哭一边喊着不想活了。父亲在乡里是出了名的朴实,这次几乎把所有亲朋好友都骗了,没脸再回家,其实他们早就无家可归,毕竟房子也卖了。

冷静下来的父亲,跟陈鑫说,欠下的钱,你出去打工,慢慢还,但是在传销组织里的人,你得想办法救出来,不能再让他们去害其他人了。

于是,陈鑫走上了“反传销”的道路。

反传销之路

接到求助时,陈鑫刚刚从河南济源回到陕西的家里。

那是一起典型的家族式传销。一个女孩被亲哥哥和母亲联合骗进了传销组织,男友拼了命地想解救女孩,但是传销组织却在中间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导致女孩在感情上疏远了男孩。但是传销团伙见男友不放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换了战术,考虑将男孩也作为重点邀约对象,于是将女孩放回家里,预备让她游说男孩入伙,一起“去深圳开食品店”。

聪明的男孩将女友关在家里,找陈鑫为她做“反洗脑”。

陈鑫开门见山:“这个项目20年下来,基本上大家都是千万富翁了,全国至少有一万以上的人,都是千万富翁了,你信吗?”坐在对面的女孩低着头,双手捏着一根手机充电线,不停地揉。

她曾经当然是信的,如同10年前的陈鑫一样。

深陷传销的人,无一例外已经被洗脑成功,若是想把他们重新洗回来,让他们重回正常人的认知,难度相当大。但陈鑫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我曾是传销组织的‘老总’啊,被骗过,也骗过很多人……”他有些得意,又有些无奈,“现身说法”的说服力极强,当他滔滔不绝、一脸轻松地说着行业内幕时,往往能把那些低层级的受害人,说得瞠目结舌。

他的业务主要分两块,一部分是救人,配合警方或者打传办,将人从传销组织中救出来,另一部分是反洗,帮助被洗脑的受害者,重新建立正常的认知,避免再次陷入传销之中。

委托人来自天南海北,他们通过口口相传,或者陈鑫在淘宝上开的救助店铺,找到他,跟他讲明来意,支付一部分的定金,他就会买好车票,启程出发。一年当中,陈鑫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各地奔波,往往今天在浙江,明天可能就要赶去四川,完了之后,还要奔赴甘肃,每到一地,他都会在朋友圈中晒个位置,简单地说两句过程,却几乎不露脸。

这个行当,不仅辛苦,而且风险不小。尤其是遇上北派传销组织时,面临的风险更是急剧上扬。

这两年,传销组织出现了一种默契,他们隔江而治,划出了势力范围。南派的大本营是北海,多年来一直打着“国家项目”的旗号,给人洗脑,让人投资,但不限制同伙的人身自由。北派以廊坊为根据地,比较讲究追热点,网络销售、P2P、新零售……都是他们借用忽悠的幌子,北派会控制人身自由,行事彪悍,没收手机,暴力殴打,都是常见的手段。

陈鑫救过不少南方的受害者,却很难靠一己之力,从北方的传销组织中将一个人搭救出来。

他曾经尝试过一次。

2014年,陈鑫受托去秦皇岛救人。陈鑫判断,对方的手机虽然会回复信息,但大概率不会在本人手中,而是控制在上线手上。秦皇岛这么大,陈鑫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落脚点,他想了一个办法,伪装成被骗人的一个亲属与其联系,并有意无意中,透露出想要出门赚钱的想法。

他很清楚上线的心理,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拉人入伙的机会,“他们最喜欢有小白兔主动送上门。”

陈鑫发短信说,想去北京找他。他这是故意说错的,以此假扮成一个毫不知情的角色。很快,对方回复说自己在秦皇岛,并邀请他到秦皇岛,可以介绍赚钱的机会。“上钩了!”陈鑫这才买了前往秦皇岛的车票,那一次,他主动要求委托人带上两个男家属同行,他只身一人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从人家眼皮底下把人带回来。

他跟对方约好,在火车站见面。并且提前买好了当天回程的车票。

在站前广场,陈鑫见到了被骗的人,当他出现在对方面前时,那人疑惑地问他,你是谁?怎么不是电话中聊天的那个亲戚?说话间,对方不安地将头转向一边,陈鑫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树荫底下坐着的几个男子,“他的上线,搞传销的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几个男子估计看出不对劲,刚起身,却看到陈鑫这边也围过来几人,便不敢轻举妄动。陈鑫招呼几人,连拖带拽将人带进了车站。

车站外的传销分子越来越多,少说来了二十多人。那是陈鑫这辈子最害怕的一天,他知道,只要出了车站,“我就惨了。”他们寻求车站警察的帮助,坐上了最快的离开秦皇岛的列车。为了安全起见,火车开出两站路,陈鑫就招呼大家下车,换了另外一趟车回程。

常年在外反传销多年,究竟救助了多少人,陈鑫已经不太记得清了,但四五百人应该已经不止了。他的妻子可馨有时候也会担惊受怕,但她最能理解丈夫,她曾经也是传销的受害者,正是在陈鑫的帮助下,让她重新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

每次带着任务出行,陈鑫都会带上一个背包,里面装着十年前自己深陷传销时,“认真”做下的笔记和教材,这是他荣升老总的证据,也是最有说服力的素材。有时候可馨也会跟丈夫说,每一次帮助他人,对你来说,又要回忆一次曾经的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陈鑫会跟她说,我去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我现在有了幸福的家庭,我希望他们也一样。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