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News Information

老同学变身成功人士突然找来 警惕新型传销卷土重来
编辑: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反传销寻人找人 日期:2020/12/23 10:51:11 人气:4

原标题:月入百万不是梦?亮碧思卷土重开?记者卧底揭秘 传销“人头生意”

Fc团队组织的新人“派对”。受访者供图

毕业6年,在惠州国企上班的程序员朱可生活和工作一直很稳定。今年1月4日,12年未联系的初中同学、Francine Holding Limited(弗朗尔集团有限公司)经销商陈玲出现,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变数。

在老同学的指引下,短短几个月,朱可花了30多万元买Francine的商品,跻身“初级区域独立经销商”。他想退货,但发觉自己连商品都没见过,拿回钱的办法是追加投资或拉人入伙。

“碰上传销了。”朱可恍然醒悟,但为时已晚,他工作辞了,债台高筑。

在朱可的策应下,记者佯装新人,卧底数月,重走了他的“入局”之路。记者调查发现,Francine这家香港公司与传销组织亮碧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核心商业模式也是“人头生意”。

设局

变身成功人士的老同学突然找来

2014年大学毕业后,朱可留在珠三角工作,收入不高,但生活也过得去。

“哈喽,老同学。”2020年1月4日,久未联系的初中同学陈玲突然通过社交软件和朱可打招呼。朱可惊讶地发现,12年不见,老同学成了“成功人士”,朋友圈内容是隔三差五的旅游,精致的下午茶,还有鼓舞人心的鸡汤文章。

朱可对陈玲的生活充满了羡慕。当陈玲提出可以带他一起参加线下“大咖云集”的聚会时,他认为自己“中了大奖”。事后回想,他如是说:“这就是他们营造的人设,让你相信他们过得很好。”

就这样,陈玲成了朱可的“贵人”——带领新人进入组织的人。朱可说,今年8月至11月,他一共买了30多万元Francine的商品。Francine是香港公司,自称主要经营红酒、美妆、日化等商品,在内地有着数量庞大的经销商。

10月5日,在朱可的带领下,记者参加了Francine经销商组织的“大围”——经销商与新人的线下聚会活动,地点在广州市天河区兴盛路的一家桌游室,活动主题是狼人杀游戏。参加的人有“P仔”(新人)、初级区域经销商和高级区域经销商。

记者注意到,经销商们大都衣着华丽。男生梳着油头,穿着衬衫,腰间皮带的名牌logo明晃晃地展示出来。女生则身挂名牌包包,香水浓烈。

朱可很吃这一套。程序员的工作单调枯燥,社交不多,“大围”不仅填满了空虚的周末,还让他感觉找到了兴趣相投的朋友。

在持续3个小时的“大围”中,经销商们不谈论公司,一切都像一场纯粹的游戏。

“大围”结束后是“小围”——新人、初级经销商、高级经销商3人的聚会,重点是高级经销商向新人传授人生经验。

对接记者的高级经销商是何霖。长达两三个小时的对话完全由何霖主导,他不带停顿地讲述自己的成功经验——在“贵人”的带领下入行做外贸,实现了财务自由,目前追求更高的人生目标,例如环游世界、做慈善。

朱可说,活动结束当晚,他就被何霖、陈玲要求上报记者的思想动态,并要进一步描绘他们的成功之处,让记者产生仰慕之情。

洗脑

玩游戏听分享会跟着干一定赚钱

Francine经销商钟情“寓教于乐”,最受欢迎的是“现金流”游戏。游戏开始前,玩家需选定人生目标,如开着飞机环游世界、成为全球慈善大王。游戏会触发许多随机事件,如金融风暴、政策变化,玩家需要作出判断、抓住机会,获得财务自由。

10月16日,记者受邀玩这款游戏,地点在天河区合利天德广场某间酒吧,抬头就能看见广州塔。游戏尚未开始,经销商带着新人不断拍照,时不时抛出一句,“这样的生活可太享受了。”

记者发现,“现金流”游戏难度不高,玩家最后都能实现财务自由,唯一会遇到的问题是自有资金不足。此刻,如果玩家犹豫,在旁指导的经销商便会大喊:“你可以找朋友借钱,等财务自由了,再还他不就得了。机不可失,赶紧借钱啊。”

一场“现金流”游戏约持续3个小时,期间,经销商们不断向新人灌输观念:抓住机会,放手一搏;利用人脉,互帮互助。

当天游戏结束后,又是“成功人士”分享经验。

除了“大围”“小围”,Francine还经常组织线上“商机分享会”,上课的人需缴纳99元听课费。10月20日,记者参加了一场“商机分享会”,软件显示一度有200多人与会。分享会形式类似电视台的访谈节目,有一名主持人、两名嘉宾。

2个多小时的分享会,犹如一场群口相声,两名嘉宾是捧哏,主持人是逗哏,三人相互配合,告诉新人们3个简单的道理:传统行业没有前途;建立渠道,寻找更多的经销商进行合作;机会出现就该毫不犹豫地抓住。但唯独没有聊到产品是什么、有什么功效、市场反应如何。

分享会过程中,全员禁言。为了保证听课质量,每名新人都有专门的经销商监督。他们在通讯软件上实时分享听课心得,并询问新人的意见,掌握新人的内心想法。

记者发现,分享会无非是经销商给新人建构起一个看似触手可及的未来:只要跟着他们走,一定能赚钱。至于商品是什么,不重要,反正是进口的高端货。商业模式想不通?那是你对互联网赚钱模式不了解,需要再学习。

套路

商品竟然不能卖发展下线才有奖

虽然经过“大围”“小围”“联谊”“听课”,但记者仍是一个“P仔”,距离初级经销商——拉下线产生利润的最低聘级,还差一大截。

但通过10多名Francine经销商的讲述,记者得以还原剩余的“入局”之路。

首先是“考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经销商会在时机成熟时,提出带新人去香港总部考察,每人收取5000元到6000元不等费用。疫情期间,通关不便,经销商会在内地开展线下课堂,收取费用。“他们会找一个酒店,或者包一栋别墅来进行线下讲课,省内他们一般选在广州、深圳、珠海等。”反亮碧思传销联盟发起人李晟说。

朱可到过香港“考察”。大公司、产品多、大咖云集、财富的天堂……这些是他对Francine的印象。

林小新也到过香港“考察”。他记得,在分享会上,很多“大咖”上台分享致富秘诀,高喊“只要投入多,月入十万、百万不是梦”,现场多名高级经销商晒出奖金支票。会议过程,有上线“领导”为了表扬刚入行的经销商,当场开出16万元“支票”奖励。

在这种氛围下,朱可、林小新都开单了,成为初级经销商。

朱可花了62569港币,委托“贵人”在公司开出他的第一单(俗称“大单”)。记者看到,朱可拿到的单子是提货单,上面列了红酒、香薰等产品。他至今没有到公司提货,因为合同约定:商品只能自用和送礼。

这意味着,他无法通过销售产品获得利润。

获得利润的路只有一条,拉人头。朱可说,他成为初级经销商后,就有了发展下线经销商的资格。每个下线开出一个“大单”,他可获得14360港币奖金。以此类推,下线又可以发展下线,从而形成金字塔骗局。

记者采访发现,实际上,新人成为初级经销商后,短时间内很难发展到下线。高级经销商为了拿到更多奖金,往往会要求初级经销商“套架”——自己先出钱一次性开5个“大单”,日后再转给下线。

于是,拉人头的生意无限循环。

真相

“简单来说就是亮碧思分公司”

记者发现,在发展新人的过程中,经销商十分谨慎,从不提公司的名字。直到开单签合同,才有机会看到Francine字眼。这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

“简单来说就是亮碧思开了个分公司Francine。”李晟说。李晟是亮碧思传销受害者,曾一度负债几百万元。退出后,他发起“反亮碧思传销联盟”,致力帮助传销受害者脱离组织。

亮碧思是跨境传销组织,全名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英文简称DCHL。这家于1998年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最初经营香熏精油,后又增加了化妆品和红酒,在内地未持有直销牌照。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早在2009年,媒体就报道了亮碧思跨境传销,被内地警方查处、打击。2013年,国家工商总局公布打击传销十大典型案例,亮碧思名列其中。那几年,在广东省工商局、省公安厅的部署下,广州、深圳、珠海、韶关、惠州、东莞、中山等地联合对亮碧思传销活动开展多次打击。

朱可等十多名经销商也认为,Francine是亮碧思更名而已。他们提供的资料显示,Francine与亮碧思除了名字不一样,公司产品、销售模式高度相似,宣传册印发的内容如出一辙。

他们还发现,Francine公司经销商提供的Inovital品牌保健品的产品资料中,检测报告中送检单位均显示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深圳福田警方侦破了亮碧思在内地涉嫌组织、领导传销一案,抓获25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高达2亿元。多家媒体报道该案时,均引用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证明亮碧思团队不断变更名称,其中包括SPN、明昇(又名Francine)、THY(又名诗贝朗)以及SGB。

据李晟反映,虽然警方一直大力打击亮碧思,但亮碧思更名之后以Francine、诗贝朗等身份在广东等地活动,会员人数众多。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记者采访了10多名Francine经销商,他们投入超过500万元,却一无所获,负债累累,现正寻求警方的帮助。(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南方日报、南方+记者调查报道

警惕新型传销卷土重来

毕业6年,朱可无意中接触了一家叫作Francine的香港公司,陷入传销骗局。近日,南方日报、南方+记者佯装新人,卧底数月,重走了朱可的“入局”之路。经过调查发现,Francine与传销组织亮碧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核心商业模式仍是“人头生意”。

想象一下,你的老同学突然变“成功人士”,隔三差五旅游,穿名牌开豪车,号称“月入百万”,你动了心思。他带你出入各种高端聚会,介绍人脉资源,甚至花钱听讲座,人人都告诉你传统行业没前途,抓住机会才能改变人生。你对机会充满了期待,他们却告诉你商品只是幌子,获得利润的路只有一条,“拉人头”。你当场怀疑这是传销,但他们晒支票、发奖金的场面还是感染到了你。于是你掏出了第一笔钱,“拉人头”的无限循环从此开启。

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派传销”模式,他们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登峰造极的洗脑话术,骗取成员信任。在Francine的策略里,他们刻意营造上流社会的人设、制造加入组织的门槛,人们一旦进入这种情景,就变得心浮气躁,想竭力挣脱“打工人”的局促。这又回到那条亘古真理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

除了批评人的贪念,或许更值得关注的是这家公司本身。Francine是亮碧思的“化名”,而亮碧思是一家臭名昭著的跨国传销组织,从2009年起就被内地警方查处,2013年更被列为打击传销十大典型案例之一。到2017年,深圳警方侦破亮碧思在内地涉嫌组织、领导传销一案,查明其仍以Francine、诗贝朗等身份在广东等地活动。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传销组织,在数年之间不断改头换面、祸害百姓,相关部门发现不了吗?不能斩草除根吗?

复盘诸多类似案例,许多传销组织大都存在“打而不绝”“驱而不散”“遣之即返”“屡禁不止”等问题。首先,这是因为传销入罪门槛高,指证组织、领导者有难度,多以教育遣返了之;其次,犯罪团伙具有相当的流动性,地点可以即时转移,成员也能随时更换,再掺以各种新业态、新模式,“复活”能量大;还有,相关部门对传销多采用“专项治理”方式,以及以重点城市为主的“戴帽摘帽”模式,对传销的威慑比较有限。

但不管名称如何变,模式如何新,传销组织的底色是改不了的。掌握某些传销头目的行动轨迹,密切监测相关公司的发展脉络,就有可能做到“早发现、早处理”。相关部门不妨引入大数据等手段,依托网监系统、网络舆情监测系统等,完善情报分析、技术实证、多元共治机制,锁定一些传销责任主体和管辖属地,露头就打,让其无处可逃。(扶 青)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