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案例

News Information

我做传销的经历
编辑: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反传销寻人找人 日期:2021/6/22 11:04:45 人气:32

首先向大家问声现在好,俗话说:真正的友谊不需要华丽的包装,只需要每天心与心的交流,以及源源不断的自我介绍,那么我就把我自己,真诚、简单的介绍给大家。我来自河南信阳,我叫李波。希望大家能够花一点点时间把我记住。在记住我的同时,我很乐意在今后的工作中,成为大家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以及生活中,知心要好的朋友!

相信做过传销的朋友对以上的开场白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吧?是的,我在辽宁鞍山做了一个月的传销。

2019年3月,那时,我还在北京上班。一天,我弟弟的一个电话改变了我的命运。他说,他现在在辽宁省鞍山市,他女朋友的舅舅是一个矿长,现在需要一个拉矿石的,我可以干,买辆货车就行了,一年能挣十多万。让我先把钱给他寄过去,说是急需要先买辆车,签下合同。虽然我有所怀疑,但很快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和我弟弟感情一直都挺好,况且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敢骗我。就照着他的意思,给他卡上寄了5万。这也是我这几年打工的全部积蓄。

4月1日,我辞职了.心里其实很依依不舍,舍不得离开这个公司,舍不得离开北京,更舍不得北京的朋友、同事们。但为了事业,我还是咬咬牙,毅然买火车票到了鞍山。

在那里接触了到了传销,同时也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知道了从事这个行业的有教师、农民、大学生、商人、国家公务员、退伍军人......

他们每天都讲:“我们的行业不是传销,而是一个新生的事物,是国家暗中支持的,是邓小平引进的……我们是一支没有穿军装的部队,在支持中国的建设……我们有完美的出局制,能保证每个人都能成功……两年至少能挣几百万……”开始的几天,我真的很反感这个行业,这一看就像是传销。不过,我对那群人的感觉还是挺好的:有素质、有抱负、口才又好,又能吃苦耐劳,而且都对我挺好,挺尊重我,帮我倒水、夹菜、洗衣服,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每次出门时都有女孩子挽着我的胳膊,在家还有女孩子给我捶背。每天只要一见面,大家都会互相握手说:“辛苦了”!

在那种环境下呆久了,听课的次数多了,慢慢的,我也就被感染了,心也开始动摇了。每天都能听到他们说现实的例子:"那位美女就是杨经理,才20岁,当初就是和我一起来的,一起吃土豆白菜、睡地铺的,只做了半年她就升经理了……那位是程经理,他在这儿两年赚几百万……看,那位是蒋经理,刚花180万买了一辆奥迪A8……那位孙总,一家族58口人都在这儿做行业......”。感觉这些特别真实,再加上黑板上讲的,主任有千元打底工资,经理是万元打底,而老总是6位数打底,以及公司做的最慢的孙亚文孙总,也是两年半出局。出局时每份的2900元就能变成290万......

随着听课次数的增多,慢慢的,我脑子也热了.觉得这就像他们说的,这不是传销,是直销,是合法的,是国家暗中支持的行业,真能赚大钱。

于是,我就找到我弟弟,说:“那我也加入吧”.他微笑着说:“放心吧!在你没来之前,我都已经帮你加入了……咱俩现在已经是四千万的身价了,将来这个钱咱俩平分,一人分两千多万.....”。

我当时也天真的认为从那一刻起,我就是千万富翁了,什么名车豪宅都不是梦了,我还一直构思着开着名车回到家乡的风光场面。然后我就开始学习,这才知道“加入不是目的,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发展,一分钱都没有。我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我在考察的时候听不到一点行业的坏话,原来行业里有很多的规矩制度。

有个“三不谈”:不谈公司,不谈产品,不谈制度。

有个“四大杀手”:不准谈恋爱,不准说消极话,不准金钱借贷,不准消极抱怨。

还有“神秘感”:不准问别人来多久了,不准问别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不准问别人什么级别,不准问别人申购了多少套产品。

所有一切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神秘,在那种气氛下生活,感觉好压抑。

但是,没办法,既然我弟弟已经投资了,我就得做。我也曾为此感到过自豪与兴奋,也曾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也曾想把它当做一种事业来干,也曾用手机上网看到了很多负面的东西,但是我想:任何事物人们对于他的评价都有好有坏,事在人为。从古到今,很多人为了爱情自杀殉情,你能说爱情不美好吗?

日复一日,我每天都过得很艰辛,每天都吃着土豆白菜,睡地铺。但我每天给自己打气,按照行业的“复制”一步一步的来,每天起早贪黑、开晨会、背诵制度课、学习邀约技巧,也就是学习怎么用谎言去骗我的亲朋好友。但我心中一直保留着最后一丝清醒:这看起来还是有点像传销,传销是犯法的,而犯法的事,就算真能赚到大钱,我也是坚决不干的。就一天推一天,没有打电话给我的亲朋好友。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的,十多天就过去了。这期间,我每天晚上都用手机上网,查关于传销的一些内容。终于,我肯定了,这百分百的就是传销,我必须离开。我也想把我弟弟带走,但我了解他,他已经投资了五万多,是不可能听我的劝说的。如果我告诉了他,反而会暴露了我想离开的目的,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对我不利,我要是想离开也不容易了。

我只能自己走。但我现在身上没钱。怎么办?这时,我想起来了:我弟弟曾说过,5月12号是发工资的日子,那天他能领到六千多的工资,这也是他一次性投资5万多,给返回的一点儿提成。我还得等20天,我得先把他的工资要过来一部分,才能回北京。否则到北京了,没几千元,怎么生活。只能这么做了。在走之前,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我想离开的意思,尤其是我弟弟,否则他就算发工资了,却不给我钱,我还是没办法离开。另外,我还得装作已经完全投入到行业,被洗脑了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到时领导才会给我兄弟俩发工资。我估计领导是认为:得先让我尝点儿甜头,我才会死心踏地的发展下线,来做他们赚钱的工具。

哼!这回你们是想错了,毕竟我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这叫做将计就计。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期间,我仍然每天和他们一样起早贪黑,学习,开晨会,我看起来更像一个合格的传销分子了。终于,等到我弟弟发工资了,共6700元,我找他要了4000元。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策划要怎么离开……和他们光明正大的说走,那样我弟弟肯定会劝我留下来,领导还会找我谈话,估计还会请美女出面留下我。虽然“美人计”对我肯定不管用,但也麻烦……另外,这里虽然天天说的是来去自由,但我在网上看到很多新闻,有很多都是说,当你要真的离开时,他们又会阻拦,必要时还可能会打人……对,还是偷偷溜走比较妥当。要偷着走,就必须一次就成功,否则再想走就会很难了……白天去课堂时,在半路上偷偷跑掉呢?不行,我的笔记本电脑还在宿舍呢?我得带走它。……半夜起来偷偷走掉呢?不容易,因为行礼都放在最里面,我得拿着两个行礼包越过睡在地上的八九个人。另外,房间的门打开的声音非常大,如果半夜打开,肯定要吵醒别人。那怎么办呢?我翻来覆去思考着,一个主意就有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半,他们都起床要去开早会了。只有我蒙着头,不动。这时,我弟弟来叫我起床了,我装作很吃力的坐起来,一手按着前额,轻声说:“我头很疼……不想动了……估计是感冒了”。我弟弟说:“上课是最重要的,你坚持一下吧!去年冬天,我发高烧40度了,还坚持着去上课呢!”。那几个同事也都附合着说;“哥,快起来走吧!”。我咬着牙,紧皱着眉,很吃力的缓缓站了起来,然后立刻又坐下来,躺下了。说:“我……真的去不了。你给我请假吧!”。他们都看着我,又过了几分钟,都无可奈何的走了。

听到门关上了,我睁开眼看看,屋里没人了。又躺了十分钟,我才站了起来,穿上衣服,把手机关机了。拿起我准备好的行礼,出门跑下楼了。在路上,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火车站。坐在车上,我又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事例:有很多人都已经跑到火车站了,又被他们找到,追回去了……于是,我就在中途下车了。在一个偏僻的街道,我找到一家招待所,先住了下来。两天后,我在代售点买了张去往北京的火车票。在开车前的十分钟,我才匆匆跑步到火车上。

就这样,我离开了。

离开了那个曾经让我充满希望的地方;

离开了那个曾经让我艰苦创业的地方;

离开了那个曾经让我饱尝艰辛的地方。

鞍山------难忘的追忆,永远的痛!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