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

News Information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编辑: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反传销寻人找人 日期:2021/6/28 18:49:30 人气:18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这是不墨的第416次推送


1


2013年8月29日,央视一大早播出的《朝闻天下》,花了整整3分钟来播放一则新闻:


薛蛮子涉嫌嫖娼、聚众淫乱。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薛蛮子是谁?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六旬老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居然以这样的身份在央视露脸整整三分钟。


央视将薛蛮子的作案经历讲得格外详细。根据朝阳群众举报,某小区有人卖淫嫖娼,警方全力出击,先后捕获犯罪嫌疑人27人。


抓捕过程中,警察同志逮到一位老人,他态度嚣张,说自己叫“查尔斯·薛”,系美国银,嘴里叫嚷着:“我要打电话给我的律师”。


和他一起被捕还有一位22岁的失足妇女,查尔斯·薛付了她1500元,犯罪事实确凿,人赃俱获。


警方后来调查,发现薛蛮子从5月开始就频繁嫖娼,他不仅是常客,还与至少10名以上的失足妇女频繁进行交易,并且参与聚众淫乱活动。


这是对中国投资人形象的一次重大打击。


说好的只去高端会所呢?说好的8000元低消呢?说好的女明星呢?有头有脸的投资人,不去会所不上游艇,只光顾楼凤?


难道这就是老一辈投资人的节俭精神?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以他独特的方式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僭越了,僭越了。


遥想被捕的10天前,薛蛮子还在微博上痛斥嫖娼行为,还嘲笑人家为孩子“争取嫖客身份”。上央视那天,这条微博被转发了超过9万次,评论超过1万次。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经过3个月的努力,薛蛮子终于以嫖客身份上了一回央视,这回应该知足了?


2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那六十呢?


薛蛮子说,人到六十,终有一难,曰“嫖娼被抓”。


现在人们总是喷矮大紧老师学识不够,但他当年写的那首歪诗,我看还是很显才华的。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被抓之后薛蛮子消沉了一段时间,这主要和他过去几年立的人设有关。


他出生于望族,是京城有名的二代,这点不能展开讲;早年获取财富的方式颇为离奇,这点也不能展开讲。


这不是我藏拙,而是真不能说,各位稍安勿躁,他后半生的故事也很精彩。


几经辗转,薛蛮子成为美国人,后来回到中国定居。这时他俨然以“中国天使投资人第一人”的姿态行事,带着上亿刀乐,游走在各大互联网公司和资本中间。说他是“投资人”其实不妥当,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资本掮客。


2000年手持1.2亿美元现金是个什么概念?那年北京房价均价不到6000元,也不知道当年外国人买房限不限购。


早年薛蛮子在投资圈的声望很高,2011年520,他发微博说自己得了直肠癌,开了微博的商界名流通通转发祝福。


刘强东说:祝蛮师兄挺过在这一关!你是个很不错的好人!


后来“一东”变成男性计时单位,薛蛮子能被大强子发好人卡,只能用“物以类聚”来解释了。


患上癌症后,薛蛮子靠着他不断膨胀的财富,在微博做个老好人。这不是说他像王宝强,而是他年纪大,又喜欢装好人。


薛蛮子搞炒作很有一套,他2010年开微博,很快找到了一个财富密码,名为“薛式慈善”,什么“微博打拐”,“呼吁环保”,“抢救文物”,“救助白血病”,林林总总一大堆,和他后来站台过的空气币数量相当。


但有好事者总结,薛蛮子的微博慈善最终总是以粉丝买单为终点。


“抢救文物”的终点是高端定制旅游,“呼吁环保”的终点是给他自己投资的网站站台。


救助白血病这事情就更糟心了。2013年9月4日,《光明日报》头版刊登了一则新闻:


薛蛮子承诺一位名叫黄渝萍的少女,为她募捐救治,于是一面用自己投资的水军公司微博炒作,为白血病人捐款,短短数日就有几百万善款打入薛蛮子的账户。但黄渝萍却始终没有得到救治。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上过央视之后,薛蛮子原本动辄几万转发的微博,也变得无人问津,似乎没人愿意和这个老不尊的嫖娼犯扯上关系。


对于嫖娼和聚众淫乱的荒唐事,薛蛮子的解释是:


“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


“在国外时,多次嫖娼,回国后依然如故,近两年更是变本加厉”。


这次风流让薛蛮子入狱七个月,之后取保候审。理由是身体太差,患有多种疾病。


这时候的薛蛮子,晚年失节,狗都不理,又患有重病,理应退隐江湖,安享晚年。


但60岁还能嫖娼上央视的人,怎么可能耐得住寂寞?


沉寂4年后,薛蛮子卷土重来,但这一次他碰了一个不该碰的生意,终于让人们领教到他早年积累财富的手段,到底有多狠。



3


薛蛮子“新项目”的开始,是发了一张和李笑来的合影。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李笑来老师大家都很熟悉,币圈割韭菜第一人。


薛蛮子配图时写了一句:“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一连三个哈,似乎在嘲讽韭菜们的智商,又为自己的终结做出预告。


往后几年,薛蛮子频繁为各种空气币站台,短短40天时间,他“投”了一连18个空气币项目。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其中有著名的Mlgb,还有卷款十个亿跑路的太空链。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怎么理解空气币?其实根本不玄乎,这不过是另一种传销,只不过比传销更加恐怖,传销很难用金融手段直接收割,而空气币就不同了。


骗子们赋予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以价值,攀上比特币暴涨,数字货币崛起的热度,一手坐庄,另一手将这“空气币”的价格炒高,当价格合适时,他们便收割离场。


一场场堪称血腥的诈骗,正在中国币圈蔓延。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P2P大崩盘时候的段子,可以无缝转嫁到空气币投资上。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对了,薛蛮子也没少为P2P站台,他自己甚至还开了个“蛮子基金”,拿着韭菜们的钱到处“投资”,结果暴雷时媒体称为“网贷邪教”。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毫不夸张地说:P2P和空气币这两大骗局能骗到这么多人,薛蛮子功不可没。去微博搜一搜,到现在还有找薛蛮子维权的用户。


空气币让薛蛮子兴奋了一个多月,直到2017年9月,央行一纸文件发下来,明令禁止ICO这种发币割韭菜的行为,薛蛮子慌了。


薛蛮子虽老,但反应很快,立马表态“坚决拥护这个决定”,站台过的各路空气币应声暴跌,各路散户血本无归。


而那一个月疯狂空气币站台的事实,在薛蛮子的记忆里变成空白。他把曾经的站台微博一删,把找他维权的账号拉黑,发发鸡汤发发段子,就当无事发生过。被P2P坑害的那些用户成天在他评论区里找他还钱,但他只当看不见。


六十耳顺,原来是这个意思。


论起割韭菜,薛蛮子是真的宝刀不老。他很快找到了下一茬韭菜,跑去日本“买下一条街”,跑去柬埔寨卖地,将韭菜们圈到“海外置业”这个老圈子里。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结果自然还是那个结果,薛蛮子收割离场,留下韭菜们风中痛哭。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薛蛮子的“业务”大抵相同,先用他的名声把热度炒起来,把韭菜养起来,当他镰刀一挥,收割之后,业务也没有后续了。


在一次又一次的割韭菜项目里,薛蛮子的手艺日渐熟练,到2021年,他又忍不住了。


5月,马斯克炒热的“狗币”一路高歌,薛蛮子马上蹭到“狗币”热度。5月17日,薛蛮子突然宣布投资矿池,开发“狗狗金融”,当然,微博最末还是他那一套割韭菜的老把式:“向全球招募合伙人”。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对了,他保留了自己喜欢艺术的天性,说要请日本女艺术家来站台。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哪里是什么“项目”,这根本是“超级加倍+明牌”级别的割韭菜,但偏生还是有诸多信徒相信薛蛮子能给他们带来财富。薛蛮子张嘴就来,说要给他的“狗狗金融”带来一千万倍的涨幅。


涨了吗?确实涨了,在狗狗金融开盘的前6小时,暴涨900%,一切都像薛蛮子描绘的那样美好。


但6个小时一过,庄家都撤完了,狗狗金融一路暴跌,而这时候的持币人数已经高达1.7万人。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傻子太多,骗子的镰刀都不够用了,哪怕薛蛮子这次的骗局被诸多业内人士点破,哪怕在薛蛮子发币的前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多篇“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公告...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也抵不过韭菜们对一夜暴富的渴望。


维权群虽迟但到,被骗的韭菜们在微博上连着骂了薛蛮子一个月。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还有已经看开来的网友说:70岁的人了,这1000刀,算是给他买的花圈了。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有的骂起码还有个念想,结果前几天网友们突然发现,薛蛮子的微博账号都已经“炸”了。

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被抓:人到六十,终有一难


薛蛮子就像一阵阴风,带着他收割的韭菜,又像2019年被维权者“通缉”时那样,人间蒸发,不见踪影。


如果说孙宇晨是个小骗子,那薛蛮子就是个漏洞百出,但却横行多年蹩脚的大骗子。


他每一次行骗的手段,都是简陋到不能再简陋,但为什么总能有人上钩?


是贪婪?还是贪婪?还是贪婪?


不怕社会上有骗子,怕的是骗子能一骗再骗。

薛蛮子行骗生涯数十载,却依然被奉为“人上人”,哪怕现在人间蒸发,却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1925年,某位先生发表了一篇《论睁了眼看》,其中提到: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


2年后,他在《而已集》里说:


我的话已经说完,去年说的,今年还适用,恐怕明年也还适用,但我诚恳地希望不至于用到十年二十年后。


可悲的是,他和我们都没想到,近百年过去,再没有更适用的话了。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