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恶果

News Information

疑云|女人失踪朋友圈诡异,出走、传销还是被害?
编辑:深圳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日期:2020/12/14 14:19:24 人气:1

1. 母亲突兀缺席家长会,朋友圈诡异留言引猜测

2018年2月3日,家住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男孩小亮度过了一个焦急的早晨,因为答应他来开家长会的妈妈伊某迟迟没有来。

小亮一次次打电话给妈妈,电话却始终接不通。等了许久,小亮终于收到妈妈的两条短信:“我有点事,晚点儿给你回电话。”“叫你爸接下,我在这里厂里签打工合同。”

打开腾讯新闻,查看更多图片 >

妈妈的语气和内容都不同以往,她一直都非常重视儿子的教育和学习,家长会每次都会参加,这一次却临时变卦,让小亮很疑惑。

小亮立刻打电话给爸爸,可当丈夫拨打妻子电话想问个究竟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伊某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紧接着,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伊某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打工,努力一年。”

这条朋友圈让伊某的家人感到不可思议,伊某从没提过要外出打工的事。她是一名宾馆保洁员,此时正值春节前夕,宾馆会发给员工年底奖金,伊某不可能不领奖金就突然外出去打工。

通过询问宾馆,伊某的家人发现同事们也不知道伊某突然离职的原因,她在前一天还在正常上下班。

在这条朋友圈的评论区,伊某陆续说自己去了上海某电子厂,已经抵达上海,工资一个月六千元。可是伊某从没去过上海,她的家人不相信她会一个人跑去人生地不熟的上海打工。而伊某的手机除了发朋友圈外始终关机,一直联系不上。

直到3号晚上,伊某发给闺蜜的一条消息,成为了一记重磅炸弹:“我被传销。”

伊某的丈夫和妹妹迅速去公安局报警,警方通过了解伊某失踪后的表现,发现了疑点:一般受害人被传销组织控制的情况下都会联系家人给送钱,而伊某的情况却不符合传销案件的一般情形。

所谓“传销”,可能只是嫌疑人放出的烟雾弹。

2. 巷口黑影闪现成关键,废水厂终现遗弃女尸

伊某42岁,江苏连云港人,与丈夫婚后关系不好,两人分居多年,自己住在打工的宾馆附近的出租屋里。关于妻子如今的生活状况和人际关系,丈夫也不甚了解。

专案组调取伊某出租屋附近的监控进行全面排查,发现2月2日下午,伊某一个人骑电动车经过巷口,回到出租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她失踪后,警方在出租屋院里发现了电动车,证明伊某根本没有离开过出租屋,更不可能去外地打工。

继续排查,警方有了新发现:2月3日凌晨3:21,出租屋巷口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这个黑影仅仅出现在巷口几秒钟。当时四周漆黑一片,恰巧一辆汽车路过附近,车灯照在了那黑影身上,才让民警看清楚对方正背负着重物抬到自己的轿车上。

这个一闪而过的黑影成为了案件重要嫌疑人,警方随即对该车辆进行了追踪调查,确定嫌疑人名叫邵小刚(化名)。

警方发现,2月5日早上8:00,邵小刚从市区出发到赣榆县城;中午12:47,他的副驾上出现了一名女子,但这名女子并不是失踪的伊某,两人的关系好似很亲密。

两人驱车来到沭阳县开房。

2月9日凌晨点左右,在沭阳某宾馆房间,警方将嫌疑人邵小刚抓获。

邵小刚35岁,连云港人,曾在海州区一家饭店做厨师,后来辞职,案发前一直处于无业状态。

抓捕当场,警方在邵小刚身上搜到两部手机,一部是他自己的,另一部则属于失踪的伊某。

通过查询邵小刚的手机,警方发现他在案发当天曾在百度搜索引擎中围绕着“怎样才能杀人不留证据”、“高智商杀人方法”、”“人离家出走了能认为被人杀了吗”等一系列问题反复搜索过答案。

最终,邵小刚承认了自己杀害伊某并抛尸。警方随着邵小刚来到连云港市赣榆区一个污水处理厂,地上明显有重物被拖拽的痕迹。

邵小刚将尸体扔在了废水处理厂旁边的蓄水池里。

警方继而对邵小刚的车进行了搜查,在后备箱发现几滴血迹,经过DNA检测确定是伊某的血液,邵小刚就是利用这辆车来搬运尸体的。

3. 不幸福的婚姻,不幸的婚外恋

经邵小刚供述,他与死者伊某是情人关系。

邵小刚自己有妻子和孩子,但他的婚姻生活一直不幸福。当外出打工来到伊某工作的宾馆做厨师培训时,他深深地被伊某吸引了。

伊某虽然年纪比邵小刚大七岁,但很会关心体贴人。邵小刚住进了伊某的出租屋,两个各自有家庭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顾虑到各自的孩子,两人在一起从没提过离婚、重组家庭的话题,始终瞒着家里维持着地下情的关系。

而且邵小刚对情人也没有做到专情,他在认识伊某之前还有一个红颜知己程某,与她的恋人关系也一直维系着。

就在案发前不久,邵小刚回家看孩子时,无意中被妻子听到了自己和伊某的手机对话。得知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妻子闹着要离婚。

和妻子争吵后,邵小刚心情非常不好。案发当天晚上,在伊某的出租屋。工作回家后疲惫的伊某8点钟就早早躺下,准备休息。看到邵小刚还在看手机直播,伊某开始数落他。

此时,邵小刚已经半年没有工作了,伊某非常不满。看到他每天在家玩物丧志,气就不打一处来,话越说越难听。邵小刚感觉自己作为男性的尊严被践踏,两人开始争吵。被愤怒冲昏头的邵小刚一怒之下掐住伊某的脖子,并随手拿过被子蒙在她的头上,直到对方没了挣扎,他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

慌张之下,邵小刚用被子将尸体包起来,趁凌晨背出去放在自己的后备箱里。

杀人之后,邵小刚去找自己的另外一个情人程某,约她出门开车闲逛。而程某并不知道,此时车辆的后备箱里正载着一具尸体。

案发后第三天,邵小刚闻到车里有尸体腐败的味道,将车开到之前打工时发现的废水厂,将尸体抛弃。

期间,他用手机百度查找“抛尸”等关键词,还利用死者的手机发朋友圈制造烟雾弹。

邵小刚试图用死者的手机制造传销的假象,没想到警方在一周内迅速破案,他终将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说道:

毕金仪:本案中邵小刚与妻子的婚姻关系不好,和伊某的情人关系也不好,但他却不离婚也不分手,而是纠结于这种病态关系不做改变,这是一种“图方便、图便宜”的心理作祟的结果。如果和妻子离婚,那么孩子没有人带;如果再婚,家里还要再出一份彩礼;如果和伊某分手,那么将没有人一起合租房子节省生活成本,也没有人照顾自己,还失去了日常的亲密关系。所以,为了方便和便宜,邵小刚没有离婚也不分手,宁可这么将就着过下去,却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张彬:婚外情,无论在保守还是开放的社会都是不被认可的,不仅会对婚姻关系中牵扯的多方产生内心的伤害,还会导致发生类似本案这样的恶行事件。在婚姻出现问题时,关键在于要采取正确的方式来处理自己的情感,处理方式必须是尊重法律和社会道德底线。尤其当婚姻中有了孩子之后,更要本着对孩子负责的态度,谨慎地处理婚姻中的问题。人总会有感情脆弱和混乱的时候,此时如果放纵自己的情绪和欲望,不顾及责任和承担,只想从一切关系里获取有利于自己的满足和好处,那么任何关系最终都只能是有害的关系。

来源:央视夜线


0
在线客服

扫一扫微信客服